热点排行
  宋氏的繁衍、迁徙与分布
  商丘宋氏家乘 二十卷
  宋氏宗亲经
  宋氏京兆堂
  福建莆田宋氏宗祠
  宗 祠
  功德榜(1)
  宋氏源流及伊川宋氏
  宋襄公陵园
  微子祠
商丘微子文化研究会
联系电话:
+86-0370-3318752
联系手机
+86-13703700035
联系地址:
河南省商丘市古城
在线QQ:
2221313452
邮     箱:
2221313452@qq.com
网     址:
http://www.ssyjzh.com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宗祠碑坊

宗 祠

 

“宗祠”是中华民族有着悠久历史的道德伦理文化,它积聚着炎黄子孙在数千年艰难曲折历程中,热爱祖国、尊宗敬祖、追思先人业绩、激励后裔、秉承遗志、继往开来。同时,也展示了华夏民族精美的建筑艺术和独具匠心的建筑风格。

宗祠,始为家庙,源于古代王侯封祠(祖庙)。后来由于子孙繁衍、世系延绵而成为一宗之祠(闽粤称祖厝)。每逢春、秋二祭,子孙务必顶礼膜拜,一告慰列祖列宗,表现了中华民族子子孙孙尊祖敬宗之美德。

在封建社会中,宗祠是一个氏族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殿堂。宗祠供奉列祖列宗牌位,以让后人追本溯源,不致数典忘祖;每岁春秋祭祀,以示子孙对先哲的无限追思与缅怀之情;开设谱局修纂谱牒,以昭宗支繁衍、世系延续与流派迁徙分布状况。旧时,宗祠还是宗族商榷重大事宜、惩罚违犯族规的宗人和处理宗族内外纠葛的场所。

宗祠建筑规模有大有小,建筑结构有简有繁,建筑风格各有所重,大体视宗族人口、经济实力和本宗族在历史上的影响而定。其规模有一进开放型、二进合院型、三进双合院开型;开面有三开间和五开间。宇脊有龙头凤脊、鸡头凤尾脊、卷草尾脊和燕子尾脊;宇背盖瓦有琉璃彩瓦、青筒瓦、平槽瓦、普通半园瓦;柱头有七升斗、五升斗、三升斗和平柱式;门台结构有牌楼型、仿牌楼型和简易型等。

宗祠,根据祖先迁出地流源、历史名人功绩,标以郡望与堂号。

 

祠堂概述

“祠”是古代宗庙四时祭之一。“祠”即春祭,,“禴”(yue)即夏祭,“尝”即秋祭,“烝”即冬祭,《诗小雅天保》中的“禴祠烝尝”指的就是这四祭。祭是祀神、供祖或以仪式追悼死者的通称。祀限性是“祭”,《左传文公二年》称:“祀,国之大事也。”祠既有“祭祀”之义,因此祭祀祖宗或先贤的庙堂就称为祠堂。祠堂又称宗祠、宗庙、家祠、家庙、支祠、统宗祠、联宗祠,也有称“先贤祠”或“象贤祠”的。

祠堂除了供奉和祭祀同族祖先、先贤和供后昆瞻仰的功能外,与族谱一样,也是姓氏源流文化的重要载体。她见证了族人开基创业的艰辛,见证了族人繁衍与播迁的历史进程,见证了族人积德扬善的义举,见证了族人发展的经验与教训。祠堂又是族人进行姓氏文化活动的处所,是编修族谱和保存族谱及相关史料(如祭文等)的管所,历史上还曾是从事私塾、小学教育的场所,有的还是“文会”(今称“教育基金会”)的办事处所。例如莆田宋氏宗祠曾开办过私塾、1930年改办双池小学,首任校长为宋育智先生。1944年后奉令改校名为广平小学,宋树桐先生任校长。又如永春宋氏祠堂也曾开办过私塾,1906年宋忠勋与同乡改办为新智小学;现在重建的宋氏家庙,既是家庙管委会的办公地点,也是教育基金会的办事处。

祠堂具有中华民族民间传统文化、民俗文化的属性之外,还有其特殊的艺术属性。因为祠堂是某一支宗族的象征,族人都会倾其全力“共襄盛举”。他们会在建筑建制、人力物力许可范围之内,尽力构筑出最具个性特色的祠堂。除了雕樑画栋外,在门、窗、柱、墙、樑、案以及所有想象得到的地方,通过书、画、彩、刻,尽量展示本宗族的源远流长与人文荟萃,弘扬慎终追远、敬宗睦族的优良传承。例如莆田宋氏大宗祠门口有奉旨起盖的牌坊,外书“宋氏宗祠”,内书“进士”,边书“钦差提督学校中宪大夫福建按察司……同为。”书写者是时任兵部尚书的林瀚。厅堂挂有蔡襄题写的“梅花学士赋,荔子状元编”的姓联;荔枝厅悬有宋朝林希逸题写的“品中第一”之匾,且有历代文人墨客的咏荔之作。寝堂绘有唐中兴贤相宋璟公影像。祠内东北角植有唐荔宋家香、筑有荔枝台。其他的特色就不一一陈述。

正因为祠堂集祭祀活动、族史展示、建筑、书画、雕刻等艺术与一体,又有长年的人文积淀,因此祠堂即成了海内外华人寻根谒族的标志性建筑,又是“中华民族由宗族的团结扩充到国家民族的大团结”的凝聚剂,既是民俗文化史的一部分,又是文物展览馆和统战工具,既是老幼活动中心,又是爱家、爱族、爱国的教育基地。

祠堂也具有两面性:她有健康、向上,促进和谐社会构建的积极方面,也有容易滋生宗族派性的消极方面。因此祠堂的使用与管理必须在国家的法规许可限围之内,不允许有任何排他性或违法的宗派活动与宣传。

为了使大家对祠堂有个更清晰的了解,有必要对祠堂的产生、沿革作个简介:祭祖建筑是随着崇拜祖先理念的深化而诞生,又随着社会的变革而变化的。在原始社会,人们祭祖只是面对先人遗体或遗物或居室,用简单的语言与动作表示哀思、谢恩与祈求庇佑,于此,祭祀文化开始萌芽。进入奴隶社会,祭祀场所分化为两类:一是王室先祖祭祀,二是臣民先祖祭祀。

王室先祖祭祀的沿革大致如下:夏朝祭祀已有宗庙建筑;商朝出现五庙制(即祭祀始祖的太祖庙、高祖父的显考庙、曾祖父的皇考庙祖父的王考庙、父亲的考庙);西周中期,增祀二代,五庙制改七庙制;西汉时期,皇家太庙、宗庙的修建仍承七庙制,并且还在先皇墓前和先皇在世时巡幸过的郡国大修太庙。到了东汉,汉明帝刘庄改制,实行把各位先皇的墓前建庙堂得“陵寝制度”。这种皇家太庙加庙堂的建制及其祭祀制度一直沿用到清末。在中国,整个奴隶制和封建制社会中,宗庙和祭祀是皇室的头等大事,《左传》有关“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记载佐证了这一结论。

在古代,臣民无权修祠祭祖,只能在居室中举行祭祀活动。从战国到汉代,还可以在墓前举行祭祀。司马光在《文 潞公家庙碑》中写道:“[]尊君卑臣,于是天子之外,无敢营宗庙者。”只是汉朝之后,世卿贵人才被允许修建祖庙,但必须严格遵循西汉戴圣编繤《礼记王制》记载的建制,即:“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二庙、士一庙、庶人祭于寝”。那时祭祖的建筑“多建于墓所”。宋朝时,祭祖的建筑才称为祠堂。明清两朝至解放前,民间各姓氏广建祠堂,基本上做到“族必有祠”,并且多按宋朝理学家朱熹《家礼》所说的建制修建。通常在祠堂的中轴线上,从前到后,依次建有照壁、大门、享堂、寝堂,有的祠堂大门前是牌坊。享堂是族人举行祭祀仪式及平时活动的场所,寝堂是安放祖先牌位的处所。较正式的祭祀仪式上要朗诵祭文。祭文的体裁有韵文和散文两种,内容主要悼念先辈生前的功业、恩惠,表达生者对死者的哀悼与祷祝。祭文本身就是一种文献。

族人既同心共建祠堂,在解放前,又会购置一定数量的祭田,收取田租,使祠堂祭祀活动及修葺有一事实上的资金保障。例如,莆田宋氏宗祠是北宋仁宗年间(1022-1063),封大理评事府君讳诚公舍故第所建,并创置了祭田,还给后代留下诗文:“田园虽少足安身,治计虽微未至贫;好子好孙能负荷,莫教开口不如人。”至明代初,尚存祭田四十七亩二分。祭田的部分收入还用于文会、扶持族内学子成才。解放后,祭田之制取消。改革开放以来,祠堂的修建和活动的举行所需的经费,主要是靠族内的摊配及热心公益事业的族人捐助。

莆田与全国各地一样,多数姓氏都曾建有大宗祠堂和多座支祠。自宋朝至民国,我宋氏在莆田城内就先后建有20多座祠堂。其中近一半毁于元明清的兵燹及倭寇的焚毁,另有一半以上是毁于解放后的极左思想。如莆田宋氏大宗祠原是莆田名祠,内祀唐中兴贤相璟公、唐尚书主客员外朗骈公等莆田宋氏先祖,且祠内东北角有植于唐朝的世界名荔宋家香。解放后宋氏大宗祠原本可以成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旅游景点,但却横遭佔用、损坏;唐荔宋家香虽早在1986年公布为市文物保护单位,但多年来仍得不到有效的保护,随时都有枯死的可能。2007年,后塘片区改造时,城内剩下的最后一座宋氏(双池)三房祠堂茂园祠又被无知的铲车铲平。面对地方政府一方面积极申报历史文化名城,呼吁保护文物;一方面毫不手软地摧毁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平民百姓只能是瞠目结舌、无可奈何!但我们也高兴地看到一些积极的现象:如福建省现有祠堂2万多座,其中福州市有2千多座,莆田市仅有2百多座。许多地方在政府的支持下,重新修建了姓氏祠堂。例如永春宋氏大祖、小宗两座祠堂,19523月无端地成为儒林乡国有土地房产。19934月,永春各级政府批准:“同意退还”。200211月宋氏家庙重建竣工,翻建面积达1.44亩。祠堂在承袭尊祖睦族的功能之外,有不少祠堂已成为中华传统美德教育基地,大部分祠堂则为城乡老人文化活动提供了方便。例如莆田玉湖尚书祖庙也是莆田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民族英雄陈文龙纪念馆。

下面摘录一些与祠堂有关的政府法规,从中可以看出,中央和省一级对祠堂持“应妥为保护”和“不得破坏”的观点。对祠堂的归属及性质、作用也都作了正面的肯定。因此,每个姓氏有数个祠堂是正常的,莆田宋氏也应该有几座祠堂。后塘被铲平的宋氏三房祠堂应由政府安排地皮重建。政府法规与相关的资料如下:

1、《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

(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八日)

第二十一条:名胜古迹,历史文物,应妥为保护,祠堂、庙宇、寺院、教堂及其他公共建筑……不得破坏。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祠堂产权问题的批复

(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九日)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一九五七年一月二十八日[57]法研字第一号关于处理祠堂产权的请示已收悉。我们同意你院来文意见,即:祠堂房产的产权不宜确定为一人所有,也不宜收归国有,而应指定适当的人代管。

3、祠堂所有权的归属

福建省司法厅民法答:19574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祠堂产权问题的批复》指出:“祠堂房产的产权不宜确定为一人所有,也不宜收归国有,而应指定适当的人代管”。1979年财政部对于《关于建国初期收归国有并已作处理的祠堂、会馆等财产,现在是否应当无偿移交房管部门的请示》的答复中规定:由于历史原因已经无偿调拔给国营企业的土改时期没收的祠堂、会馆等封建财产,在197971日已经无偿调拨给国营企业的固定资产,就不再办理有偿调拨手续。根据以上两个文件规定,土改时当作封建财产被没收的祠堂,所有权已发生了转移。如果在土改时祠堂没有被没收,那么它的产权不宜确定为一人所有,也不宜收归国有,而应指定适当的人代管。因此,凡是被没收的祠堂,集体可以不付租金;凡是没有被没收的祠堂,集体应该向祠堂代管人交付一定的租金,以作为祠堂的修缮费用。(福建省《支部生活》91年第4期第43页)

4、祠堂的性质和作用

福建省文化厅20013月《关于做好八闽祠堂大全组稿工作的通知》指出:“我省民族民间传统源远流长,历史文化积淀丰厚,其中祠堂文化是传统文化和民俗文化的一朵奇葩。为了更好地做好祠堂文化的抢救挖掘、记载传播,努力使祠堂成为爱国爱乡、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场所,成为海外侨胞寻根问祖、寄托乡情,增进感情的窗口,让广大群众和海外侨胞更多地了解福建祠堂文化的悠久历史和积极的现实作用。”

5、《人民法院报》案件时讯版(2007329台州电)通栏标题:“祠堂国有引发争议 李氏族人状告政府”,副标题:(浙江)“黄岩法院判决:政府行为超越职权”。

                                                      莆田学院 宋国强

 

微子祠

微子祠位于河南商丘古城西南12公里的青岗寺村。

宋氏祠祀源出于商殷王朝的太庙。周建宋国后,其祠庙在都城之外的皇林中,以沿袭商殷祭祀的各项制度。唐代文人贾至,来到宋州居官,在他的《微子庙碑记》中写到:“皇帝(唐玄宗)二十有一载,予作吏于宋,思其先圣遗事,求于故老与人,则得君庙存焉。盛衰纷纶,年纪超忽,乔木老矣,灵仪俨然,檀栾茨塈者月继,苹蘩牲币者日接,何百代之后,而仁风独扬呼?留恋庙庭乃作颂……”明代倪岳《重修微子庙碑》云:“旧归德儒学东偏,故有祠一所,自宋、元以来,祀殷上公微子,岁久祠坏,祀亦废缺。盖自赵宋,以王业所基建诸墓侧,后徒城内西南隅。国朝景泰间,知州席贵移置学东,后圯于水。天顺间知州蒋魁重建于学内之东偏,即今祠所在……”。据族谱墓图:“微子墓周有古柏四株”,墓前有碑与石器碑前有拜殿三楹,内设牌位和祭器拜殿东有微子庙,大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前有庙门三间,殿内有微子塑像与三十二公的牌位,并有全套祭奠设备。四周有高大的围墙与宽敞的庭院。庙东侧是寺院,其僧人是管理庙院和负责祭祀微子的事宜,并有庙田八十余亩。宋元以后祠庙迁移城中,明嘉靖六年,提学副使肖鸣凤,改祠庙于今城西北隅。清康熙二十年,知府胡国佐重修,有记,石碑尚存,祠庙毁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2002年微子后裔爱国华侨。慈善家宋良浩先生捐资400万元人民币重建。新建大殿五间,东西厢房各三间,祠堂庙门三间,殿内有微子塑像。东院建有先贤堂三间。堂前有东、西碑廊各七间。后有展厅五间,东西会客厅各三间。西院是微子墓陵园,祠陵共占地二十六亩,微子墓前有明万历40年归德知府郑三俊书丹的“殷微子之墓”碑亭,两边神道有石像生。下有墓道深五市尺,由西南向东北通向主墓,墓道门外出土一石棺,小墓两侧,各有五个陶罐,上口为铜器覆盖,棺上放有一把铜剑,出土时已经毁坏。

 

微子庙碑记

唐:贾至

内容提要:

本文赞扬了微子“恪慎克孝”,“才兼八元”“忤主竭谏”“统承先祀”的盛德及才能,并假设作出如果帝乙立微子为君,历史将要重写的推论。以此突出微子的“明德至仁”最后表达了作者对微子无限仰慕之情。

原文:

昔者高宗既殁,殷始错命。政有斁论败纪,事有梗神虐天。迄于独夫,积慝用乃稔,武庚不化,茅土再血,玄鸟之祀,宜其忽诸。噫!汤不德不衰,故微子复兴于宋矣。

微子名启,实帝乙元子。帝乙懵贤之故,而神器不集于君。君肃恭神人,恪慎克孝,才兼“八元”之伟,德首“三人”之列。始在择嗣,箕子赞焉;尹兹东夏,周公嘉焉;殁而不朽,仲尼称焉。睹其尽思尽忠,则忤主以竭谏;退将保祀,则全身以逃难。去就生死之途,沉吟出处之域,有以见圣达之情也。若乃受为不道,暴殄天物,剖谏辅之心,解忠良之骨。亿兆坠于涂炭,宗祧困于臲  。而君崎岖险阻,避迹藏时,免身龙战之郊,解缚鹰扬之帅,卒能修复旧物,统承先祀七百余年,歆我神祗,非明德至仁,其能孰于与此?于戏!柄之兴亡,不独天命。向使帝乙舍受而立启,前箕子而后少师,则文王未可专征于诸侯,武王未可誓师牧野,虽周公之圣,不过子产之相矣。太公之贤,不过穰苴之法矣。是太王立季应而昌,帝乙舍微子而亡。成败系大,不其昭彰乎?

皇帝二十有一载,予作吏于宋,思其先圣遗事,求于故老舆人,则得君之祠庙存焉。盛衰纷纶,年祠超忽,乔木老矣,灵仪俨然,檀栾茨塈者月继,苹蘩牲币者日接,何百代之后,而仁风独扬呼?留连庙庭,乃作颂曰:天革元命,皇符在木,玄天降灾,上惨下黩。人怨神怒,川崩鬼哭,赫赫周邦,如监深谷。逖矣微子,逢时颠沛,居亡念存,处否求泰。谏以名节,仁而远害,作诰父师,全身而退。龙战于野,鸟焚其巢,桓桓周王,奄有商郊,面缚就执,牵平(羊)投庖。祀商修器,启宋分茅。嗟尔宋人,来苏是仰。穆如雨润,霭若春养。以戴以翼,是宗是长。茫茫旧封,千载余响。我来祠庙,永挹遗芳。荒阶蔓草,古土垂云,惆怅怀贤,徘徊日曛,镌石纪德,用流斯文。

 

微子庙颂

宋:太子太师祁国公杜衍撰

内容提要:

这篇颂,从殷商远祖契(神话传说:其母简狄吞食玄鸟之卵而生契)着笔,至于商朝的开国始祖成汤,广行仁政,吊民伐罪而有天下;至纣王贪“丽色”,而社稷“颠倾”。微子持祭器归周,后被封于商丘,为殷代后,奉其先祀。本文即称颂其延续殷嗣的功德。

原文:

肇公孙璇源兮,      元鸟降而生商;

并禹汤之圣贤兮,    实惟桓拨之王。

历姒之世数兮,      道日跻于我汤;

始伐罪于仇饷兮,    人嗟怨而傒来。

顾宽仁之宜民兮,    天俾式于九围;

谅除残而代虐兮,    犹云德之有惭。

赖燕翼于孙谋兮,    治克举于三宗。

老成不怨于不以兮,  隐处不伤于厄穷。

世四十有六而下衰兮,岂天命之将隳?

实遭家之不嗣兮,    顾丽色之惟微。

念社稷之颠倾兮,    七庙无所凭依;

帝眷在于有周兮,    抱祭器而焉归?

虽白马之见庙兮,    聊血食于商丘;

伟夫子于一言兮,    诚有取于三仁。

 

重修微子庙碑记

                             明:倪岳

内容提要:

本文先述微子祠岁久祠坏,由河南巡抚徐佫层转报朝廷批准修复的经过,次据文献叙述微子的家世、品德及立祠迁址等情况,最后对徐佫及归德知州周诰等倡议,主持修复该祠表示赞扬。

原文:

宏治癸丑冬,巡抚河南督察院右副都御史姑苏徐公佫上疏言:据河南开封府归德州儒学训导应刚等呈称,儒学东偏,故有祠一所,自宋、元以来,祀殷上公微子,岁久祠坏,祀亦废缺。考之微子,周成王时受封于宋,以奉汤祀。今归德实其故都,祠无完屋,祭非专享,窃所未安,况微子克孝之德,无愧作宾;自靖之心,不顾行遁。周室封之,备一王之典;孔子论之,首三仁之列,盖天下万世所共景仰,而分土立国之地,固不享一笾一豆之举,岂朝廷崇德之意哉!况以始封,则泰伯有祀于吴;以同时,则比干有祀于卫;考礼按章,理宜祀祭,而守兹土者未遑举行,诚为缺典。欲今归德州择地之宜,崇建微子祠如泰伯、比干故事,春秋致祭,庶以远慰任贤于迁古,聿新观听于一时。事下礼部议,谓兹崇祀先贤, 国之令典,有司之常职,今归德既有故祠,宜如所请,量为修饬,以时祭祀,考核以闻,诏曰:可。

于是知归德州事周侯诰,承命惟谨,庀工构材,撤旧易新,拓其故址,为礼殿、为前厦、左右庑、为重门各三楹,广庭崇墉,有严有翼。中塑像,章服有制,供器咸备,享礼具举。肇工于甲寅中春,越二月告成。州之人获睹故祠之复,实惟徐公之德,诰乃图不朽计,砻贞石,走书币,以予承乏,礼曹详其颠末,请一言以识诸词。

谨按诗书所载,及《史记》世家云:微子启,帝乙之元子,纣之庶兄也。封微子以畿内诸侯,为纣卿士。纣既立,不明,微子数谏不听。痛殷之将亡。乃谋之太师箕子,少师比干,释位以去。武王克殷,封之于宋。成王杀纣子武庚,遂诰命微子,修其礼乐,以奉汤祀,都于商丘。历汉迄唐,更曰睢阳。至宋升为南京应天府,正今归德之地。去城西南十二里,微子墓在焉,是则归德固仁贤肇基托体之区,秩而祀之,理亦宜哉。

虽然崇祀先贤,固有司之职,世规规薄书期会之末者,于此不皆加之。意是祠之始,盖自赵宋以王所业基,建诸墓侧,后徒城内之西南隅。国朝景泰间。知州、席贵移置学东后圯于水。天顺间,知州蒋魁重建于学内之东偏,即今祠所在。越岁益远,祠益颓废,适侯来知州事,祗谒兴叹,慨然以兴复为已任,值岁歉未果。是以一闻徐公报可之命,竭力修举,增饬其旧,照修常事,秩在祀典,千载之废,一日而备,是他日有司缓于当各之急者,其贤多矣。

嗟夫微子!存殷归周之大节,自孔子称三仁之后,皎然如揭白日于中天,将与天地相为悠久,固无系于祠之有无;然祀始于宋而庙食弗称,其于圣朝崇贤褒德之治岂宜哉!使非徐公考古而倡言,周侯向义而勇为,顾欲克底于成如今日者,盖亦难矣,遂不辞而序次其略,俾刻置祠下,庸以告之后之人。

 

微子庙碑记

清:归德知府胡国佐

内容提要:

本文历述微子品德,理应受到民众爱戴,享受祭祀,历代血食不辍。作者感叹世人感于“福报”,崇信佛老,听任微子庙“颓陋”,特为之重修并记述查追祭田等情况,表达了忠臣义士应受崇祀,以师百世的道理。

原文:

宋,殷墟也,周封微子,以奉殷先王之祀,言能践修成汤之猷,恪慎克孝,肃恭神人。上帝歆而下民协,故建上公,作宾而不臣也。诗人于是赋《振鹭》,赋《有客》,在史亦称其能仁贤。殷之余民,其戴爱之。共诸所为,法施于民,则祀之非欤?

唐天宝时,诏祀历代忠臣,微子首登祀典,初结宇于城之东,曰:“象贤祠”。宋行新法,尽鬻天下祠庙,而独得不毁,历代迄明凡四徒其地,奠其于此者,嘉靖以来也。宋之祚,虽斩于王偃,而微子之血食,实无终穷。

尝概人之惑于福报也,相率而奔走于浮屠老氏之庐,孟韩之辩,有所不能辟,故萧寺之庄严,拟于禁阙,而忠臣义士,可以兴人心而师百世者,或不得一椽之庇。有司过而不问焉,事神话民之职,盖两亏矣。

予莅宋来竭是祠,怪其颓陋,不能蔽风雨,不禁俯仰兴叹曰:嗟乎!宋之民,其无反古复始之心乎?虽然守土者又焉辞其责?因访其址,有私筑而居者,凡为屋五十楹。又访其祭田,故有五百四十亩,经河流之浸没,鼎革之变乱隐占于民间,莫可悉考。今仅得其六之一,于是薄追其逋,而益之以禄糈,新其堂寝,崇其垣墉,所谓有其举之,莫敢废焉者也。

祭统曰: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礼,礼有五经,莫重乎祭。予愧有治人之责,无能修复典礼,兴起教化妥百神,康万性,惟是幸守仁人之封,致其诚信忠敬,以奉祭祀,或因以倡乎?宋之民,反古而复始,未可知也。

嗟乎!读微子之篇,犹足生人靖献之心,而况居其邦,登其堂,洋洋如在,恍惚与神明交,其不可以兴发其忠孝也乎?后之有司,尚其永体斯义,勿使废而不举也。庶几事神化民之职哉。

 

重建微子祠碑记

微子名启,乃商汤之裔,帝乙之子,纣王之胞兄也。纣王无道,微子数谏不听,乃携祭器而去,以续殷祀。殷祀不绝,乃微子之功也。成王三年巳亥微子封宋,为上公,历二十六世,三十四君,七百五十五年。

微子于宋奉殷先王之祀,修成汤之德,恪慎克孝,肃恭神人,惠爱黎元,宏奖髦士,志行高洁,苍生仰望,深受殷余民之爱戴,故谓微子为殷三仁之首。

微子薨,葬于睢阳城南青岗寺。数千年来,享受祭祀,历代血食不辍。唐天宝时,诏祀历代忠臣,微子首登祀典,初建祠于城东,曰象贤祠。宋行新法,尽鬻祠庙,唯此庙不毁。历元迄明曾四徒其地,嘉靖六年又徙归德州城内西北隅。万历四十年归德知府郑三俊又在青岗寺微子墓地修墓建祠。至解放初期,庙宇尽毁,独存墓冢和残碑一通。

二零零零年庚辰冬,印度尼西亚华侨宋良浩先生来商丘寻根谒祖,目睹先祖微子陵墓之凄凉,唏嘘怅然,遂慷慨解囊,捐巨资四百余万元,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动工重修微子墓、重建微子祠,历时十八个月,于翌年冬竣工。修建后,微子墓翠柏环绕、绿地如毯,微子祠金碧辉煌、雄伟壮观,世人交口称赞。启公倘若有知,亦当含笑九泉。

宋公良浩先生尊先敬祖之美德,爱国爱乡之高义,将流芳千古,永垂不朽矣!

 

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政府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

 

阏伯庙(祠)

位于商丘城西南三华里火星台村西头,有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山丘,名曰阏伯台。又曰火星台、火神台。台高11.30米,周长300米,为夯土堆积而成。

据《商丘县志》载:台下有阏伯墓。《左传》鲁襄公九年记载:“陶唐氏之火正,阏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纪时焉,相土因之。故商主大火……”。唐朝诗人高适有诗曰:阏伯去以久,高丘临道旁。人皆有兄弟,尔独为参商。终古犹如此,而今安可量。

现今文物勘探探明,在阏伯台附近地表以下约10米深处发现原始土层,而阏伯台下的原始土层要高出周围10米以上,这说明在黄河未冲积之前,这里已经是一个高约10米以上的大土丘。阏伯居住的“商丘”应该是地表以下的这个土丘。而现在用夯土筑起的阏伯台,是人们纪念祭祀阏伯而封筑的高台。

阏伯台上有一组完整的古建筑,叫阏伯庙。有大拜殿、东西配殿和钟、鼓楼。台下有大禅门,对面有花戏楼等建筑。房舍飞兽,古朴典雅,内绘壁画,形象逼真。阏伯庙为高台建筑,站在台上,鸟瞰四野。此庙年代久远,据宋朝王明清《挥麈后录》云:“太祖皇帝草味曰,客游睢阳,醉卧阏伯庙”。说明五代时期已有庙宇。据《宋史》记载:“康定初南京鸿庆宫灾,集贤校理胡宿请修大火之祀,而以阏伯配。”元大德间提举范廷壁重建。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知府王有为重修。侯有造有阏伯祠祀略。清代之后不断修茸,至今保存完好。传说农历正月初七日是阏伯的诞辰,届时(自古至今)予、鲁、苏、皖交界处的群众纷纷前来进香朝台,现今每年农历正月形成规模盛大的古庙会。

一九九四年中国商丘火星台学术研讨会确认。阏伯以星辰的变化而确定时节,制定历法属天文学的范畴,阏伯从事的事业是天文观测和研究,他应是早代的天文学家。而他观星授时的高丘,就是一座原始的天文台。

阏伯是帝喾之子,商部落的首领。他居住的高丘,是商部落活动的中心,因此称之为“商丘”他观察祭时的火星亦叫商星。

注:阏伯又名契,是商的始祖,宋氏的远祖,宋氏始祖微子启公的三十世祖。

 

阏伯祠记略

侯有造

内容提要:

本文先述阏伯是帝喾高辛氏之子及阏伯台情况,接着考证了他的世系,说明他是“圣德圣裔”,理应享受祀典。后经变乱,庙毁、丘存,后人竟在丘巅建立了王母祠。历经达官多人倡仪,终于由范庭壁出资重建了阏伯祠,徒王母祠于丘麓。

原文:

睢阳古宋地,本帝喾高辛氏子阏伯所居之商丘。丘距城三里许,高八十尺,周二百步。丘之精气,上应列星,世称阏伯台,即是丘也。郡乃辰宿之分,伯迁此主其祀,此帝王世纪,春秋杜预之论也。陶唐氏以为火正,曰伯者,所以有功而食其墟。商丘祠宇在照碧堂之西,此晁补之之手笔。伯,火官,掌祭火星,行火政,后世以为火祖。相土,契之孙,代伯,宋其后也。此《事物纪原》胡宿之策也。爰三纪所载,与预、宿诸儒之论,考之帝喾居于亳,陵庙咸在近郊,距是邦余一舍,世号高辛里,历亘古而不易。夫伯固帝之子,皇帝五世孙,圣裔也。唐尧亦帝之子,以火德王。而伯主辰祀,乃圣德也。圣德圣裔,血食一方,固无疑矣。后之作者,不失商丘扁祀之旧举,是祀者稽乎此制,遵乎此典,庶几可也。

祀废壬辰之变,其所存者惟丘耳。后人不稽所以然之故,遂建王母祠于其上。逮至元大德间,相国史公开府子棣之此郡,今翰林侍读学士李铨为府倅,前太子谕德赵惟新判归德,语翰林国史院编修官江汉高邮慕官刘滋,内翰李皡,伤流俗之谬举,亟命以阏伯祠易之。凡数年,终辍前论。后又历年三十余载,江西行省参知政事王公仁亦尝语郡之右族,以作祠兴复为托,未有以应之者。建康财赋提举范君庭壁,闻公之论,奋然力为,建祠三楹于是丘绝顶,徒王母祠于丘麓,不烦有司,不劳民力,凡栋桷榱题之用,工匠百色之需,像设如制,器皿咸新,凡用宝钞三百锭有奇,皆庭壁已赀。

 

宋中郎祠

宋中郎祠,即祭奠缅怀东汉大司空中郎将宋弘的祠社,位于新野县新甸铺镇街南端,南北大街西侧,现在的镇农机站东北角,始建于17-18世纪清代,毁于20世纪50-60年代建国后,历时二、三百年。是邓、新、襄一带,  白河沿岸宋姓人的共同“宗祠”,当时也称“宋家祠堂”。因一这带宋姓人系京兆(长安)郡望宋弘后裔的一支,且宋弘又是宋姓人中之显赫人物、京兆郡望宋姓的代表,所以为了明世系、尊先贤,将宋姓祠堂称之为“宋中郎祠”。祠堂的额匾就是“宋中郎祠”四个大字。

一宋中郎祠的建与毁

宋中郎祠始建年代不详,据现存资料推断,很可能建于清朝初期的康熙年间,因当时祠堂内有一抱柱楹联,为“由熙朝而溯元汉想当年虎贲獬豸扬骏烈,自新邑以及邓襄看隼凤毛麟趾蔚人文”,由此可以推断“熙朝”很可能即指“康熙王朝”。而对联为祠堂所作,祠堂必在对联之前或与对联同时,故可以推想宋中郎祠的始建年代应为康熙年间。

据现在仍健在的新甸铺镇宋庄村宋相同(男,“相”字辈,八十岁,于1951年徙居湖北襄阳朱集镇朱集村小学教书,此前一直在宋庄家中读书教学)老人回忆,“宋中郎祠”的额匾左侧落款为“咸丰某年题”。照这种说法,宋中郎祠的始建年代就是清朝晚期了。另据宋学山(男,“公”字辈,七十多岁)老人讲,“宋中郎祠”的额匾左侧落款为“乾隆六十四年题”。笔者认为这两种说法的根据不确切,单凭“宋中郎祠”额匾的落款来推断始建年代显然不准,因为祠堂必然先建,额匾必然后制悬挂,并且制后也可能因不同人题写又重新更换过。所以,宋中郎祠始建于清初康熙年间(17-18世纪初),是比较可信的。

至于祠堂当时怎样建的,已无据可考。据推断,应该是新甸铺方圆的宋姓人共同出资捐建的。据宋相同先生回忆,祠堂坐西朝东,为四合院结构,西为四梁四柱的大殿,南为厢房三间(据说是后宋庄宋大生门头所盖),北为厢房三间(据说是拆吴杜营宋家北祠堂而建),东为三间前庭(中为一间过道,两侧为耳房,外八字结构,临当时南北而过的新襄公路)。院内大殿两侧有两块石碑面东而立,一个是捐建祠堂的功德碑,一个是当地宋姓的渊源及世系分布碑,这两块碑今已失落。另外,据至今仍健在的老人们回忆,当年每逢清明、春节、元宵等节日,宋庄、宋湾、南宋庄、宋家园(湖北境内)、下宋湾(湖北境内)等地宋姓人均来祠堂踏青祭祖。由此可想,宋中郎祠应该是以新甸铺街为中心的周围同宗宋姓共同捐建而成的。

祠堂的拆毁是解放后的事,现四、五十岁的人都记得,先后分两次拆毁。解放初期50年代先拆的前庭(大门)及南北厢房,仅存大殿。当时的守祠者宋相汉(宋庄四组人,住前宋庄,已故)曾携人到当时的县长宋步祺处申诉,要求给予适当赔偿,后县政府没有给钱,而给了一些油印机,宋相汉等人将这些油印机分给方圆所有的宋姓村庄,以作补偿。第二次是60年代末(1967年左右),宋中郎祠的三间大殿和新甸铺镇南寨门(即小南门)、山西馆影壁墙等同时被拆,所拆砖木用于建造公社的“人民会场”,现在“人民会场”已成为新甸镇一初中的大礼堂。经过两次拆毁,宋中郎祠已荡然无存,成为留给当地宋姓子孙的一件憾事。

二 宋中郎祠的地理位置和结构

宋中郎祠当时位于新甸铺镇街南寨河外,老“新襄公路”西侧,后宋庄东北约一里许的位置,大门朝东。按现在的位置,就是在新甸铺镇新南村境内,镇南北大街与工业路交叉口西南角,农机站东北角(见附3图),现在新南酱油醋酿造厂院内。

宋中郎祠是用砖木建造,四合院落结构。西边三间为四梁四柱之大殿三间,屋脊上飞禽走兽雕饰,高大宏伟,甚是壮观,老远可见。大殿内供奉着各支宋姓世系宗族牌位,殿内后坡二梁上悬挂“报本追远”四个大字的巨幅额匾,殿内东西二柱上各悬挂一抱柱楹联,上联“由熙朝而溯元汉想当年虎贲獬豸扬骏烈”,下联“自新邑以及邓襄看今朝凤毛麟趾蔚人文”。大殿大门门楣正上方(回廊下)“宋中郎祠”大匾面东而悬。院落的南北各有厢房三间,为堆放祭品及修缮物件所用。前庭三间,中间一间为外八字结构兼做大门通道,两侧为耳房由守祠人宿住,大门两侧挂有楹联,上联“光前犹溯汉中郎”,下联“裕后端推元御史”。院内植有柏树两株。在大殿正门两侧处,面东而立两块约高一人的石碑,一为宋姓渊源世系碑,一为捐建祠堂功德碑。

 

宋璟祠堂

位于河北省邢台市南七公里处有一个叫十里铺的村子,这里住着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人物—大唐名相宋璟的后世子孙。

祠堂在村中心的位置,里面空间很大。走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造型精美的古亭,这就是梅花亭。当年的梅花公园只剩下了一座古亭和许多残破的石碑。

梅花亭是明朝正德年间,由沙河县令方豪筹资建成的,清康熙年间,县令孔尚基曾对梅花亭有过重修。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乾隆皇帝南巡回京路过沙河县,参观宋璟碑与读宋璟的《梅花赋》便在十里铺村梅花亭行书抄写《梅花赋》一首,又写了《东川诗》一首,并画古梅一枝,以赞颂宋璟是位忠心为国的前贤。

梅花亭位于梅花公园中间,全部为木质结构,四角攒尖式顶,亭底平面为正方形,边长七米多,亭高近五米,四周边沿用青条石垒砌,全亭共十六根木柱,其中,外柱十二根为方柱,内柱四根为圆柱,柱下有石基,总高约六米。经历500多年风雨,亭子明显有些破旧。

梅花亭北面有一间青砖房屋—梅花堂,御笔《梅花赋》石刻镶嵌在梅花堂内中间墙壁上,长近三米,宽近一米。乾隆行书石刻,字体结构严谨、运笔柔润、宛转流畅、潇洒华丽,具有一定书法艺术价值。赋书互映,珠联璧合,大有异曲同工之妙。《梅花赋》石刻左面有古梅画一幅。据说乾隆遗墨较多,而他的画现存于世的却实为罕见

在宋氏祠堂,看到了许多石碑,上面大都刻有“大唐丞相宋文贞公”的字样,以清朝的居多,反映着当时的政府对于宋璟的推崇。

史书记载宋璟生于南和县阎里乡宋台村。他少年博学多才,擅长文学。中唐年间,宋璟曾两次任相,特别在开元年间任相时,与姚崇同心协力,先后对唐中叶的文武吏治进行了大量的整顿、改革,并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治国的措施。革奸佞,任贤臣,整纲纪,为“开元之治”创造了有利条件。死后葬于沙河县十里铺村附近,谥号文贞。

按照宋氏家谱记载,宋璟的38代人字辈。现在名相后人六代共居一村,目前宋姓在村中有几百人,目前村里宋氏家族最大的后人是“元”字辈,都已80多岁;最小的是“人”字辈,也有10来岁了,相差六辈。

辈分:“孔 颜 曾 思 孟,开 元 第 一 人”。前五个字都是取自古代先哲的名字,而后五个字则是为了纪念他们的先祖宋璟。现在“人”字辈的孩子很快也要结婚生子了,“人”字之后名字要排什么字,他们还要好好研究。

南和文贞公庙致祭祝文仪品

明正德年间(1507-1521),顺德府南和县知县李希夔奏称唐开元贤相广平郡公宋璟旧有祠堂改建城内,欲要每年春秋致祭一次。

圣旨是准每岁致祭一次,钦此。

祭文

       日,直隶顺德府南和县      钦奉朝命致祭于唐丞相广平郡公宋公之灵曰:

维公自昔立朝号称贤相文章德业百世不磨,兹惟仲春建修祠祀,英爽如在,庶克歆承,尚飨。

品物

猪一口、羊一羫、鱼醢、肉醘、 菜五品、果子五品、香一炷、烛一对、帛一端、酒二瓶、饭五品。行三献礼。

题文贞公庙(庙在直隶顺德府南和县)

——周德

开元四境不生尘,柱石中原有老臣。襄土一丘松柏暗,长安七日荔支新。

 

福建莆田宋氏宗祠

祠堂仪 

端仪公(1447-1501)谨按:古者命士以上,皆得立先庙,庶人无庙,则亦祭父于寝(正屋)。后世贵贱通立祠堂,而士、庶人之祭得及四代。伊川先生([]程颐)以义起礼,冬至祭始祖,立春祭先祖。朱文公(名熹)谓其使人尽孝追远之义,因取而编入《(朱子)家礼》。今考其礼之行:始祖之祭,设一位;先祖之祭,设二位。皆不用王父,然其祭于何所,则未之及。按:郑可学问:“祭先祖,用一分如何?”朱子曰:“只是一气。若影堂各有牌子,则不可。”是亦在祠堂中矣。吾郡大族,往往旧有祠堂,以祀始祖。而下,皆仿程朱法意也。而又绘像设主,则亦不能纯用其制。近时好礼之士,或因文公晚年觉初祖、先祖之祭为僭(jian,超越本分),遂以始祖为不应祀,而其祠在,不必立。然考先儒论宗法庶姓之起,于是邦别于隐沦不起者,皆得称别子,其后世子孙为卿大夫,则立此别子为始祖,其继别之正统。主祭祀者,为百世不迁之宗,是祭祀上及始祖,宗法未尝无也。但主祭必专其人,而礼行必象其类。后世兹义不明,祭祀无统,皓首诸父,不肯陪祀于少年嫡姪之侧;而华发庶姪,亦耻屈节于妙龄叔父之前。其祀礼之举,又非必在于冬至、立春之后,人自为说,家自为俗,是于经为无据,于义为无当。以故,祠堂之礼,其失愈远,而为僭愈甚。今有追远报本之心者,若能窃古人宗法之意,参以近代儒先君子之论,因先世旧祀而存之,每岁一再行礼,而立一宗子以主之,则庶乎于礼近似万一,或可以少寓尊祖敬宗之义,而萃聚祖精神,以系属人心。其于世教民彛,未必无所补也。

又按:吾宗五代时,泉州明心院祠堂,祀主客府君,下逮起居兄弟,初不曾及其上世。宋季,永福尉腾父公(又记作腾夫,名应飞),国初(明朝)广昌丞岩夫公(名霖)之谱,又皆断自主客公始,今其手泽尚存,可考证也。永乐(1403-1424)以降,作谱者或乃以丞相广平公为第一世,而后埭祠堂祀及丞相,则不知起于何年?端仪公得之故老谓:兹堂故有影像,元末国初(1638年前后)夺于豪势,克复这余,遗像剥落,而神牌亦多迷失,其后仅修神牌,而遗像不复可得。天顺间(1457-1464),好礼者又以神牌黑质刊字,既博且长,不合程子之制,遂通易之,今所祀木主是也。疑丞相之祀,必在复祠这际,抑易主之时与?项因祠堂重建,尝白之一二长老,欲止祀入闽之祖,而长老皆难之。然要之必如是,而后方庶几焉。

又按:吾宗入闽始基之祖,在主客,王父讳易公府君,然前世以其字行,无考,难以尊称,而主客又入闽有功,故止祀及主客。今若书曰“入闽始祖考府君于陷(过失;缺少)中书讳易公”,又于主客父书曰“入闽二世祖考府君于陷中书讳达公”,至于主客以上,则皆称远祖考妣,亦无不可者。若必拘于字行无考之说,则止祀主客为始,亦可焉。

又按:吾宗祠堂之礼,盛宋及南渡前后已无考。宋季以来,每岁正月初三会族团拜,而中元节及推官评事讳日,礼公必斋僧追荐。国初(指明初)已废中元追荐。天顺中(1457-1464),宗长菊圃翁先祖司训公,相与议拟停罢,岁首团拜则仍先世之旧,端午、七月、冬至则因时祭荐,推官评事墓林,则三岁一谒焉。夫以士庶之家,行始祖之祭,于礼诚有未安者,今不得已欲依傍宗法,立宗子以主之,其礼行亦不可数,必于冬至祭始祖,或以立春成就,以正月初三祭先祖,方为近之。若墓祭则记家谓自高祖亲尽,以上至于始基之祖,皆岁一祭之,而百世不改,是尤今日所宜举行者焉。

又按:吾宗每年正月初三,合族谒祠堂、举祀先之礼。前世流传《祝文》云“明明我祖,万载蒸尝”云云,“追惟报本,礼不敢忘。”天顺中(1457-1464),或者取《家礼》时祭,《祝文》所谓“气序流易,时维仲春,追感岁时,不胜永慕”者易而用之,不知此乃所以祭四代者。而“追维报本、礼不敢忘”二句,盖程子祭始祖文,朱子已编入《家礼》用之,亦正合其本事,但“明明我祖”,五子所以歌大禹,后世不可轻易假借事载,字亦非士庶所宜烝尝。又王公时祭之,名颇涉于僭,其“追维”之上原有。今以“阳”至“之始”六字,当取其全文而用诸冬至之日。若立春先祖之祭,则程子自有,今以“生物之始”之云,既举斯礼,要之,又不可不遵。

2.乡贤宋公祠,俗称宋璟祠堂

宗祠坐落福州鼓楼区中山路8号,系北宋年间的古建筑。祠内有石刻、石牌、对联、字画、宋湘墨宝、闽侯江口武状元宋鸿图用过的大刀、练石等。因国家用地,福州市鼓楼区文化局、文物管委会办公室发文保护并提出易地修复建议。

3.宋氏(泉州)明心院祠堂

唐天祜间(904-907)建,祀讳骈公(843-906)主客府君,既又增祀讳仁德公司徒、讳仁鲁公起居二府君。后唐同光三年(925),院迁于故址之前湾,祠亦随而建焉。宋淳熙二年(1175)(璟公之)十七世孙应先(字有开)公重修,龙图阁学士林希逸记。

——林希逸

1)祠堂记

距城(泉州)三十里有梵宇曰明心,南唐宝林寺也。宋氏之始祖(指福泉观察使骈公)祠堂在焉。宋名族也。予固知其望于莆,而未知其始于泉也。同僚宋君有开(名应先,坚公裔孙)忽一日语予曰:吾宗以国为氏,盖于殷微子。自璟公而上已见于唐宰相世系表。入于闽而仕,仕于泉而居,则自主客公始。骈公其名,彦史其字,出处之大则,徐公寅所作墓誌铭焉。主客二子,长司徒讳仁德公,次起居讳仁鲁公。起居生临漳推官(铣公),则吾莆所宗别子也。由推官而下至吾考君农(司少)卿殿撰经略钧公(字茂洪,1193年进士)八世著仕籍者三十人。政和(1111-1117)中朝散公旅(1109年进士)宰剡县(今渐江越州),提兵捍方贼死以忠义名。绍兴(1131-1162)中,提举大中公藻公白衣进《十君论》,补官再擢第(1138年进士),既持节归,讲学里社。有《乌山集》行世,以文学名。其他率皆敭历(扬其所历诚,后谓仕宦所经历)有声称者,诗书之泽至于今未泯。独司徒(仁德公)之后浸微,而温陵之坟墓无所讬。我先人向守兹土尝得徧祀焉。今又二十余年矣,樵牧且不禁,况香火乎?吾因访求诸茔,乃得所谓祠堂者,既治其漫漶腐缺一新,又更摹其遗像。堂之中主客察判公(骈公)、建安郡夫人王氏妈,左检校司徒公(仁德公)、平昌郡夫人孟氏妈,右起居舍人公(仁鲁公)、京兆郡夫人段氏妈、继室南安郡夫人留氏妈。拣日具礼,祀事既严,犹惧记载之缺,他日无所考或至于遂废,子其为我籍之。予曰:爱其身而不敢忘厥先祖父之所从出,即此一念千百世彝伦之本也,诚可书。然家失传而委之寺,纵有记宁能久乎?曰:不然,寺吾祖所建也,买田开基具见于本寺塔记。祠堂立于唐天祐(904-907),迄今余三百载矣。寺不吾屏其法于檀樾(施主)则然。予曰:自采地制止而大宗之法废,我朝田令独有以瞻茔者,其意虽美而事寔弊,故吾乡前辈往往有揭而托之浮屠者,盖以田因寺则存,祀因田则久也。瞿昙布施之说固若自利,然若此一事亦可以慰孝子慈孙百世之思,虽吾徒不得贬也。有开,今广帅紫薇铁菴先生子婿也。向先生为部使者时,有开尝道建而归语我曰:文公家祭之法,吾得观礼于妇家矣,岁且暮我习行之,既而闻其鸡黍羞饰器用,件件无违礼,吾固私敬之矣。今其一念又若此,翁婿讲闻之益岂无所自来耶,吁伦纪之义自嘉熙(1237-1240)以来几蚀于邪说久矣。紫薇先生宁废其身而不忍废其说,虽其道不得行于时,而家庭私淑之效尔先生信有功于世教者乎。老泉(苏洵)曰:亲见于服情见于亲,无服亲尽至如涂人,惟彼涂人其初一身。又曰:“吾父之子,今为吾兄。”“数世之后,不知何人。”“兄弟之亲,如足如手,其能几何?彼不相能,彼独心何!”予因君之一念重,有感于斯言,故并书之。有开名应先公,以承直郎特差监泉州市舶务,先后守两任,以廉吏荐诸部使者争剡闻于朝,行且入京进卷矣,于主客为(骈公之)十一世孙(坚公房)。

2)骈公创建明心院纪略

--黄仲昭(郡东里人,江西提学)载《八闽通志》

晋江县明心寺在三十六都濯缨堂之西,唐天祐(904-907)中观察判官宋骈公(843-906)兼宰晋江,始建墓菴,名护安宝林明心院。五代唐同光三年(925)圯于水。骈公子起居舍人仁鲁公等改卜于旧址之前湾,仍立骈公祠堂于其中。宋嘉祐四年(1059),骈公玄孙(应为来孙)贡士理(1085年进士)、评事瑜(1042年进士)泉州司法参军璋公等重修,骈公之来孙并为记。洪武二十三年(1390)重建,明年为寺。

4.宋氏大宗祠

1)在本(莆田)县东厢后埭龙坡社(西边)后陇巷口(今英龙街),正堂凡三间,为楹二十,广三丈六尺,深一丈一尺,高二丈一尺,(?坐午向子)。有后寝、两廊及外门、中门。宋仁宗时(1022-1063),封大理评事府君(諴公)建,以祀先世迄于考妣。已而府君卒,遂跻祔其间。后人又奉察推兄弟而下三世附焉。东北有荔子厅及养母、乳母二堂,环以子舍,亦皆宋时所建。府君创建时有诗示世:“木择杉  壁石根,为传基址付儿孙;儿孙好好存基址,留取遗风耀我门。”蒙古氏之末,行省都事孙絅之袭居之。国(指明朝)初又侵于武卒。永乐(1403-1424)中,远孙瓃公(22世祖)等白于官复之,而寝室、荔子厅及养母、乳母二堂、两廊渐以倾颓。荔子厅在荔子台之南,厅既废,荔子于永乐已亥(1419)年枯死(非枯死。是因祠堂元、明初被占用,荔枝树疏于管理而干枯),而宋季蔡襄为宗祠题联:“梅花学士赋,荔子状元编。”及林希逸所书“品中第一”之匾今尚存焉。弘治初(1488)正堂且圧,宗长玎、宗老绵等虑祀事无所,率閤族子孙重新架造,而回廊之久废者亦并一新焉。先是宗长告于众云:烈祖评事公所创祠堂自(明)宣德戊申(1428年)修葺后,及今屋老且圧,前人五百年基业,殆至我辈而隳。凡此宗盟均一动念玎盖尝谂众,以祭田所入仅仅无乏,若欲重新在贤云仍各捐已赀庶克有就。倡声一启,既已蒙百口之和附矣。兹者迎列诸房长幼行字,乞随其力之所及,或多或寡,亲书于籍,以便会更行将选请贤而多才者司之,以共成此美事焉。

弘治元年(1488年)九月  

(2)     大宗祠门首奉旨起盖进士牌坊记

天顺元年(1457)上表为风水所伤事

户部清史司主事臣宋澄(23世祖)与尚书陈俊同乡,并无怨尤之气,(陈家)所造坊楼一座在(宋氏)祠宇门首对面有伤祠宇。

帝命部议回奏。部文到福州布政司,布政陈忠言即行文与兴化府。查验有伤。回,详细玩(研讨)祠宇门首亦要起盖牌坊一座,外壮祠宇、内显子孙。

布政司着府县起盖牌坊。一併回详部议奉旨起盖。三年已卯(1459年)冬告成。正德十四年(1519年)正月重修,择四月初四未时昇匾。是日,知县雷应龙、县丞王坚同来升匾,送鼓乐各一套,本卫丁指挥亦送旗鼓一副。

匾外面书“宋氏大宗祠”,内面书“进士”二字,边书“钦差提督学政中宪大夫,福建按察司副使胡铎、兴化府知府冯驯、莆田县知县雷应龙同为。敕封户部主事宋崇圭公仲子赐进士户部主事宋澄重修。赐进士资政大夫南京兵部尚书三山姻友林瀚书。”

正德十四年已卯(1519)夏吉日

3)《兴化府志》载:

唐尚书主客员外郎宋骈公祠堂在东厢后埭,曾孙宋评事諴公建,洪武(1368-1398)初(此处有误,应是宣德戊申年,即1428年)世孙瓃公修复。

重建纪略:

吾宗后埭祠堂,按谱自宋仁宗时(1022-1063)封评事公(諴公)所建,以祀入闽始祖唐主客员外郎公(骈公),后因跻公諴与察推诸祖附焉,并追祀始祖广平文贞公,故名堂曰广平堂。而郡志所载仍云尚书主客祠堂,则以广平未曾入闽也。溯宋迄今,祠址盖八百余年矣,世有明德绵我宗祊(beng,宗庙内设祭的地方)。当蒙古氏末,行省都事孙絅之袭居之,爰及国(指明朝)初侵于武弁。(明永乐中)赖观察房祖仲十五公(名瓃,字文用)力白于官(讨回祠堂),(宣德戊申1428年)修复厥址。弘汉元年(1488)堂渐就倾,赖宗长玎公等鸠金重葺之。至万历乙酉丙戌年间(1585-1586),白蚁为患,屡葺弗除。癸巳(1593)年以后,虫坏日甚,廷及神主神龛并受其蠧,举族恻然。乃议甲辰(1604)年始,公积三年祭租,兼之随力协助,得金二百余重建。计兴工于乙巳(1605)之秋,落成于丙午(1606年)之腊。历数载之经营,新千年之庙貌,先灵永妥,子姓咸欢,爰纪其事以告来兹。

4)大宗祠举行春秋癸典

是日上午,先演奏八乐。中午时分,由司仪主持,族长主祭,各房房长陪祭。祭祀礼毕,将牲猪、牲羊各两双宰杀,与其他祭礼等分成若干份,族长、房长、礼丁、帮祭职员各贰份,其余参祭男丁各壹份;族内妇女不分祭品、另分祭钱若干。

5)重复祖祠暨祭田记

--林兆珂(刑部员外郎)明万历戊子(1588)年腊月

万历岁在著雍赤奋之月,上干大理宋柏亭君初擢守南安,过别不侫(ning,才;有才能。)於京邸,出其先祖仲十五公(名瓃,字文用)、尊甫公、心斋公(名正)前后倡复祖祠暨祭田遗事以未不侫,曰:子具为记之,吾将取道故里而登之家乘,且勒石祠下,以无忘吾先人之德,令子孙世世式,可乎?不佞唯唯。不佞盖闻之:人各本乎祖,祖必反其自始,辟山宗昆仑也,水遡星宿也,源脉辽邈(miao)、支分派别,要其重水木而敦著存,毋论遭时遘(gou,遭遇)会,即当迍(zhan,处境困难)邅阨(ai,险要)迫之秋,亦未常斯须不神灵遵祖,怦怦营营,若宋氏遗事可考镜已。宋於莆著姓,族甲闽南,盖自唐丞相之来孙讳骈观察闽中,历几十代,子姓绵蕃、簪緌绳绳亦祠有大宗,又有继别之小宗。岁时伏腊各有田有租以修祀事。乃其先有仲十五公讳瓃字文用者,以耆德重于乡,尤惇惇家庙血食。方蒙古氏末,其始祖祠袭於行省都事孙絅之,国(明朝)初又侵于武弁(bian,旧时称武官为弁),几沦没矣。永乐(1403-1424)中公等力于官,复之。而祭田没于宗党,骩骳 (weibei,委曲)极力保全不致堕失。详具督学端仪公谱,并省元元翰公叙事。曰:重念本支祖若考,就其祖厅事号小祠仿祀寝之义,置百余租以供私禴(yue,同“礿”,古代宗庙四时祭之一)。曾孙司训箎公序有尊祖定规,迨绵绵云礽各得展谒祠下,不废频蘩緼藻之采,伊谁力哉,此家一中兴也。久之,骎式微势豪若蓝应者拘军役,若吴佐者占山业,祭田复荡没,而本支小祠又遭诡鬻,神主无祀者几三十春秋,大略如元末。国(指明朝)初,仁孝可为扼腕,嘉靖丙午(1546)年来孙心斋公讳正有慨於中久矣,其飏于族曰:祖宗根本,子孙其枝叶也。根本不固,枝叶安得独茂?正虽贫,愿以舌耕者充祠费,遂鬻族文绘地可二分,与伯仲共创建之,子姪各随力助有差,神主又有专祀矣。乃念祀典尚关,谋於弟国相讯大昇公,各损已赀赎原田,仍率众子姓拓之,岁一再举祀,祭田又不沦没矣。壬戌大难(指1562年倭寇两次劫掠莆田),有田鞠为武场,有祠仅存厅事。心斋公独力支撑,疲精殚思,无何田不就,荒祠不偏圯。晜孙大尹讳效周公复积俸并力而规制,未备者谆谆以待之后人,其於仲十五公为有光。噫 嘻,仲十五公克心先业尊崇夫开创之祖。心斋公力贫报本追念乎,功德之宗,孝敬世敦精神远接,嗣世者宜何如以继承之。今夫大理君讳万叶系望清时方建(?)勋烈,而其弟经元讳万略君,子文无讳光台君,且联翩公车,自余亦蒸蒸难殚指,是皆仁孝著声,所以光荣祖宗而恢张先人所欲就者,直拱而竢之耳。盖宋之兴於是未艾,宜其诵二公之功於不衰抑有慨焉。世之不生空桑而为孙子者岂少哉,然或有忘其祖而怠於祀矣,况於祖而远也;或有祠祀坏而不修,田侵削而不顾矣,况於祠忆废而复之,田已没而赎之也,或有曳组拖柴乘坚刺肥,祀事不修矣,况於韦布舌耕构祠典祀倾私营公而不吝也,是二公者。凡诸姓孙子俱当世世范,岂直宋氏云哉!遂援笔而为之记。

6)大宗祠既办过教育也屡遭劫难

在旧时代,祠堂在教育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宋氏族人利用宋氏大宗祠办过私塾教育。1930年起,并借用祠堂兴办“双池小学”,育智先生任首任校长。1944年,祠堂重修后,办起了“广平小学”,树桐先生任校长。私塾和小学为社会培养了不少的人才。

“宋氏大宗祠”在建后的千年中也屡遭劫难。曾有不肖子孙将祠内的“宋香台”、“养母堂”、“乳母堂”佔住,久而盗卖给邻家。元朝时,蒙古末行省都事孙絅之占为廨舍,延及明初,武弁沿袭占居20余年。抗日战争开始,县设壮丁训练所于祠内。解放后,祠堂又被占用。原祠祀有本支宋氏一世祖唐贤相宋璟公及骈公等诸祖,祠后又有“宋家香”,本应成为莆田文物单位、文化景点。但遗憾之事却频频发生。……

5.大宗报功祠

在宋氏宗祠边,为松溪教谕元岳公(25世祖)暨廪膳太学生天下盛名士珏公父子建(大宗四节致祭,文会正月祭墓)。

6.三公祠

吾宗自评事(諴)公而下分三大支,衍公至十余世,各支诸祖俱未有祠,于典称缺。万历元年(1573年)间,乃用大宗祠公箧银,购得第三房裔孙达公敷地一分、彦谋地四分、又续购唐瑞隆地一分九厘,共成一段略堪起盖。迨万历庚子辛丑(1600-1601)更搜公积所有,继以三房各出银十两,鸠工营建一列三间,中祀察推(堂)公直下十世诸祖,左祀赠承事(坚)公直下十世,右祀处士(奎)公直下十世,外共一明堂,下共一拜亭禋(yin)祀。奉祀祖先祇是三公之支派,因称悦三公祠,坐壬向丙。(?)接返拱后有店房,临街赁人开铺,前有余(?)赁人居住。出入庭衖与林共分。(?)年凡所赁之(?)大宗祠之人轮收,盖买地之需尽出公储,而(?)之费亦公用居多。故三房只得分祀,永不得私有而分管之也,藉数十年之羡余,恢数十世之旷典,著存有地缔构维勤,我诸祖实式灵之当,与大宗祠并垂悠久云。

7.双池世德祠

察推(堂公)房仲十五公(名瓃,字文用,22世祖),原于(明)洪武年间(1368-1398)立祖厅为祠堂,祀祖松庭公、考仲端公。后人奉公与二子季五公季九公祔焉。按谱祠址在东厢侍郎巷坛前,即今赤柱巷。正德已卯(1519)年,遭不肖子孙奸谋诡卖,遂为邻有。神主轮年迎祀余三十载。嘉靖丙午(1546年)公五世孙赠寺副心斋府君讳正公(27世祖),慨然告于众曰:祖宗根本,子孙枝叶也。根本不固,枝叶安得茂盛?祖祠忍久废乎。爰捐脯金购得族人文绘房地一所,坐双池上载地二分,与众共立为祠,因而众随力协助,嘉靖戊午(1558年)本籍有貱粮之累户首,径将边房典人,(?)存厅堂以奉神主。壬戌(1562年)难后,堂渐倾颓。心斋公,香火供晨忌终其身。万历戊子(1588年)计搜积(?)丁酉(1597年)鸠金重建,迄庚子(1600年)春落成。宁独庙中(?)得展其永思,即我仲十五公肇造之勤,心斋公(?)之孝。从此与星池汪泽共流光,于亿世而弘廓丹饰俟后之人加意云。

8.功德主祠

祠在东厢云门寺(今九五医院附近)内,察推(堂公)房讳副翁公,字以寔,号松庭,元至正(1341-1368)间捐金一百两并募缘,鼎建云门寺天华阁等殿。寺人塑其身,奉为功德主,与檀樾主方竹涧公并祀,公居左。后以塑身不便,绘其像于龛,牌立功德主松庭宋公神位,每岁四月初八讳日,公僧家敬祀,至今不忘。(乾隆乙亥,即1755年,松庭公裔孙捐金重建。)

9.大庭祠

祠在厚隆巷口。察推房训导箎公(25世祖)同堂弟懋公买族人地立祠二座各三间,祀元一公让、元四公谱并二房直下子孙。明嘉靖壬戌难(指156211月,倭寇陷府城,大肆梵掠、杀害军民万余名的灾难)后倾址,神主各祀私室。其地元四公分一半为住房,司训公应得一半存为旷地。至万历壬辰(1592)年有(?)出虫伤枯松,曾孙跃如等就(?)本府告批复祠,癸巳(1593年)跃如等重建祠二座,立三神龛。中祀元一(24世祖)、享一(25世祖)、享二、梅轩省(?),享三公、利二公者,为其子孙中有若体严(?)枯松之银,愿奉二公祔食于庙其东西二(?)轩二公派下之子孙祀焉。

10.质菴公祠,在仁泽巷,为赠知府乡进士后山公(名宣,27世祖)暨赠大理寺寺副心斋公(名正,27世祖)建。

11.自求公祠,在后村巷。朴斋公祠,在一经街。

12.少师堂,在大宗长房祠前,为礼部侍郎开国男赠少师棐公(13世祖)专祀,历朝春秋官祭。

13.世卿公祠,在厚隆双池顶,为云南宪副赠冏卿栢亭公(名万叶,28世祖)暨乡进士累赠冏卿肖柏公(名光台,29世祖)建。

14.封知县贡士见壶公祠,在后村巷。永州郡伯震壶公祠,在后村街。

15.上宋祠堂

祠在石山之阳,俗名其地为洋沟墘,宋末承事(坚公)房子孙建祀承事及奉制参经略六七世(?)(明)朝宣德间(1426-1435)废。

16.提举祀堂,南宋嘉熙间(1237-1240)建。元至正庚寅(1350)年德甫公(名进孙,19世祖)重建。

17.双池(三房)祠堂,在龙坡社北,旧传尚管(名之望,16世祖)建祀先世,后人奉祀尚管公并其直下子孙。明嘉靖壬戌(1562年)遭倭毁。

18.旧厝祀堂,在古棠街一经巷口,原司训公劝(22世祖)祖厅,奉祀先世。嘉靖壬戌(1562年)遭倭毁。隆庆辛未(1571年)曾孙元岳公(25世祖)等众积司训公祭租重建,祀先世以至司训公。

19.通应庙,在东厢较场口(今九五医院),国子监助教汝勤公(23世祖)偕男广东提学端仪公(24世祖)因归舟得神,舍地捐金创建。敕赐恭正圣王。

20.司成家庙,在洋沟墘居室,广东提学端仪公(24世祖)率诸弟建祀考助教汝勤公。后人奉提学公兄弟及直下子孙祔焉。

21.中宪祠堂,在城隍巷,为长沙知府卿公(30世祖)建。明(万历)戊子(1588年)乱后遭兵圯。

22.世宪祠,在埕东边。为司马万略公(28世祖)建,奉祀汉阳司里应星公。

23.龙山祠,在厚隆后山,为大尹儒林效周公(29世祖)暨赠司马九釴公(30世祖)、兵宪洪泰公(31世祖)建,乙卯(?1555/1615)年遭兵圯。

24.忠孝官祠,在仓后,左祀八忠,为忠烈朝散旅公(11世祖,1109年进士,浙江越州剡县知县)暨(?)。历朝春秋官祭。

25.马祠,邑人为指挥贡士熊公(28世祖)舍地助建县治报功建祠,因神灵赫濯,(?)。

26.茂园祠,在双池(今英龙街北大路),2007年后塘片区改造时被非法拆毁。

27.和庆祠,在双池。

28.万叶祠,在双池里。祀副使赠太仆卿万叶公。

29.通判宋德祠堂,在厚隆坡宋氏里居内,附父副翁祀祠,前有双池。

30.赠知府宋润祠,在双池云门寺边。

31.光兰祠,在双池其父润祠右边。其子举祖晔祠在城东。

32.十房祠(双池长房),在双池。

33.元一祠(双池长房),在双池。

34.和敬祠(双池三房),在十八店(今北大路)。

35.笃庆祠,在黄石清江(璟公33世孙城,字孳善创建),祀元一公直下祖考妣。

36.宋氏大宗祠堂,在下宋,东郊宋氏开基祖均瑶公(璟公21世孙)明初创建,同时置有祭田若干亩。

37.宋氏祠堂,俗称祠堂仔,在下宋,东郊尚善公(璟公22世孙)明创建,同时置有祭田若干亩。

38.莲幕祠,在下宋,东效时清公(璟公23世孙)创建。

39.光裕祠,在东郊顶宋。

40.懿谷祠,在东郊顶宋。

41.思贻堂,(璟公27世孙)一会公创建。

42.则友堂,在东郊后利,孟寿公之诸子创建。

43.荔山堂,在黄石道美村。

44.儒林大宗祠堂,在永春儒林里。筑垣四围,垂檐双覆,旁有左右大房,后有沟廊,门轩前有街衢,垣界中有石庭,四至均以石板铺成。下进大门偏右堂有三楹,中以奉历代考妣,左祀土神,右祀魁宿。系二十三世义宰公(名佛赐,又名宽,字文贡,号义宰)所建,并置有祭田。厥后制度授自骆公起明。揽其远势,左拱象山,右翼梅岫,大鹏当背,如垣如屏,魁岫植前,有星有斗,诚佳胜也,坐艮向坤兼丑未。

45.宋氏小宗祠,在永春儒林里。次祖宇二房小宗,两旁有护厝,厝后有店屋一列,左右有房堂。有三楹,中以奉历代考妣,左祀土神,右未有位置。系二十七世俨斋公(名一韩,字道望,号俨斋)所建,并置有祭田。其制度授自明师。前后左右形胜与大宗祠宇同,坐艮向坤兼丑未。1999年“城改”时小宗被清拆;2001119,仅得“收购款”40.831元(“安置地”400/m*98.39m=39356+有产权空地50/m*29.5.m=1475元);2002420,“宗亲会”同意把款用于“家庙”外墙装修。

46.宋氏家庙,在永春儒林里。儒林里原有祖宇两座,即“宋氏大宗”、“宋氏小宗”、19523月这两座祖宇成了儒林乡国有土地房产,总面积为904.60m+346m=1250.60m.

1991109111,家乡族人二次致信海外族亲书:“吾永儒林里荔谱宋氏宗祠(大宗、小宗)两座,创建迄今已有五百余载,悠悠历史,年久失修、失管,现为村公产,貌非昔比,破损不堪,务应及时收回重建,以光祖德,族人共鉴于斯也!……”倡议重建“宋氏家庙”。

在海内外宗亲的共同努力下,要求土地、房产权属变更登记申请于19934月上旬获得永春县各级主管单位的批准:“同意退还”。19936月,永春荔谱宋氏祖宇重建委员会印寄“致族亲书”:“……殷切冀望诸族贤团结一致,群策群力,协同劝幕,集腋成裘。……”1994610日,永春县人民政府发文[117]:“同意儒林宋氏家族会接受海外宋氏乡亲捐资兴建会址暨活动场所”。1994712日,永春县土地管理局发给建设用地许可证(No0020548),同意华侨投资重建宋氏家庙,翻建面积1.44亩。

199539(农历二月初九日)动工兴建。在全体族人的关心和支持下,200211月初峻工。前后花去60万元人民币,建起宽敞的三层楼房的宋氏家庙。“承事流光”“宋氏家庙”横匾高悬门楣,家庙大门的左右墙上镶进“荔谱永春宋氏家庙重建碑志”和“宋氏家庙重建捐资芳名”刻石。

2002116-7日(农历十月初二至初三日),举行盛大的竣工庆典活动。海外的族人派代表参加;中华宋氏得姓发祥地河南商丘宋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孝祥率金洪、光华光临盛典;荔谱始祖祖籍地、莆田宋氏宗亲会会长国强、秘书长元树、东效支部书记元宝率莆田各地宗亲代表30人到场祝贺。东效宗亲敬送“宋氏家庙”扁额壹块、赠植丹荔两棵,标志莆、永两地宋氏宗亲同根同心。

 

荔谱永春宋氏家庙重建碑志

荔谱永春宋氏,溯源远祖,乃殷商帝裔。微子启,周成王封他为宋国(今河南东部和山东、江苏、安徽间地)之君,子孙以国为姓。福建宋氏尊唐中兴贤相璟公为一世祖,曾孙易公由河北邢州南迁河南固始。唐咸通六年(公元八六五年),四世祖易公、五世祖达公随任福泉观察使的六世祖骈公入闽,寓居莆田阔口、仓后两地。公元八七六年定居莆田后埭龙坡社十八店(今城内英龙街北大路)一带。元朝年间,九世祖諴公次子衍脈,二十一世祖暄公由莆田城内移居永春儒林乡,是为荔谱宋氏始祖。

鹏山拱秀,桃溪环抱,地灵人杰。宋氏家族,历经数千年,朝代更叠,变化万千,但宋氏列祖列宗德庇子孙,枝繁叶茂,衍脈绵长,播居四海五洲,星、马、印尼、美、加、台、港……均有先世根本。荔谱永春宋氏人才菁英辈出,代不乏人。清康熙时有进士瞻庵公,清末忠勋公捐巨资创建永春医馆,造福乡里。民初有渊源公,加入同盟会,参加辛亥革命,佐孙中山先生共创民主共和,出任福建省首届议会议长、民国政府中央委员等要职。一九二二年传煌公在本乡创建火电厂,一九二七年集股成立永春电灯股份公司,继荣任永春县商会会长。廷瑜、廷水等族贤从事教育事业,乐育英才。邦生族贤在星、马从事建筑、房地产,成就非凡,享誉商界。族人创业,不胜枚举;宏谟伟绩,世代相传,於国於民厥功懋焉。

永春儒林宋氏家庙,系二十三世祖义宰公首建於明初。一九0六年忠勋公等族贤在本家庙创办新智小学,渊源公任校长。一九一三年再修葺。一九四九年时代更易,年久失修,毁损甚巨。嗣获政府落实政策,归还宋氏家族所有。一九九一年旅台族贤立民君回乡省亲,倡议重建,深得星、马、港、台、美、印尼等诸族贤安生、士泽、廷水、邦生、国琳等君热烈响应;发动国内外族亲慷慨捐资,凝聚爱祖热情,先后集资五十五万元,国内族贤成立宋氏家庙重建委员会,积极筹建,遂於一九九五年动土至二00二年夏竣工。家庙重建改平屋为楼房,巍峨壮观,经济实用:上层作祭祀祖先灵堂,以慰神灵,德荫后代;中层可作聚会、康乐活动场所,以联络族亲感情;下层可提供商业租赁之用,收入裨用于修缮费用。一举数得,相得益彰。引乃宋氏族人一大盛事,列祖列宗神灵颌首,当德庇后裔子孙。

世代源流元,宗枝奕叶长。

宋氏家庙重建委员会 

公元二00二年十一月七日

岁次壬  午年十月初三日

 

 

永春荔谱宋氏家庙重建颂

祖宇心腹,五里要卫,聚天马控桃溪,交万坚而耸金峰,揽其远势,巍然矗立,雄伟壮观;左拱象山,纳鹭江川之汹涌;右冀梅岫植前,有星有斗;成八胜景之奇,古今冠绝,矗十二峰之奇俏,蓋世称雄,夺武夷茶山之秀,醉百神青眼之荣。

昔璟公伊始,荔谱流芳。“梅花赋”文献,从裔孙摇篮;大小宗遗址,明清时文渊,更有古朴民俗之跡,子弟戏班之传;江南琵琶之音。廟会飘色之曲;并寻根竭祖之薮,文明开花之源。故土屋降世,裔孙秉承祖训,载国建斯。开乐土农桑之源,故乡大昌,饱峰火而闯千年。

十年披星戴月,凝聚爱乡热情,琉璃瓦屋面,飞檐翘脊,雕龙装漆,金碧辉煌,观乎新宇,建苑奇葩,栉比鳞次,层远高楼大厦;龙盘虎踞,看东西競驰车马,与父老闲话桑麻,参差蚁居人家流光溢影,一路一灯一景,移步换形,一街一树一花,寒暑四时吐蕊,馨香心腑;晨昏五路焕彩,流丹映霞,商肆迷云,货漫珠光宝气,车水马龙,路通地发,迎宾送客,路口吞鸟吐兔,欢歌逐舞,广场集凤喧哗,城乡盘邻,观金碧庙宫之书,闽省独目,遊祖宇仙境堪誇。

赞曰:

家庙胜境  人杰地灵

繁衍宗枝  五湖四海

碧落祖宇  沧桑殊变

擢秀富荣  勒石志恒

注:十屋-永春街尾宋氏十座古屋

 

      旅港三十九世裔孙

                宋国栋

公元二00三年十一月六日

  

浙江浦江文宪公词

 

祠堂基地坐落金匮天授乡,五三二图外,字七百九十三号,平田七分三厘。又七百九十二号,平田一分。又八厘五毫。又五七厘二毫。

 

浦江文宪公祠堂碑记

 

天下之属,在祠典者,固皆崇报之义,而亦莫不有立教之端,是故,非其人焉。而祀则诬,有其人焉。而不祀则怠,有其人举其祀,而没其实焉,则混混。则虽若差胜于怠,且诬者,而要其极致,则亦非所以严,祀典而明,学术也义,何所取教,何以立不惟前哲之精微,莫为之阐发而后学之趋向,皆将贸贸焉,莫知所从事矣,亦何贵于祀哉。潜溪宋先生生于浙之浦江,卒葬于蜀之成都,成都则既有祠祀矣,浦江顾独缺焉。百五十余年,莫有为之举者,廼高淳韩叔阳氏,以进士出知是邑之二年,为嘉靖庚戌遂慨然请于金华守陈君元、珂达之监司,明年辛亥,余以视学至谓举不当,缓于是韩尹辨,方相址聚材鸠工建堂庑门宇三十七楹,经始于秋八月,落成于冬十二月,奉先生主妥安如礼,仍树碑以纪。成事率诸生以文告余,唯浦江金华属邑也。金华之学自东莱吕成公倡之,而何、王、金、许四贤,相继而出,说者谓为朱学,世适今其立言,蓍论昭然具在,固非后人之所敢擬议者,然要之皆圣门之羽翼也。先生继起是邦,遭逢圣主,文章事业掀揭宇宙,士人籍籍,咸称名臣,已极誇诩至其所深造自得者,上跻圣真,直达本体,则反为文章事业所掩,而不得明预于理学之列。此余追考先生之平生,未尝不喟然而叹也。曰:嗟乎!世有真儒,若先生者哉。观其斥词,章为淫言,诋葩藻为宿秽,期于铲削,刊落以径趋乎?道德居常,或终日静坐,或支颐看云,或掛冠行松间,或击磬而浩歌,翛翛然如尘。外人及读其所杂著,与凡六经之论,七儒之解,观心之记,则实有不能自己于言者,是岂徒欲,以文章事业名世者哉。奈何学术难明,见闻易眩,而先入之言易行,所以擬先生者仅仅若此也。不知臯夔稷契,伊傅周召,得其时则为名臣,颜闵冉仲,有曾思孟,不得其时则为大贤,固不当以彼此论也。况究观先生之学,在宋则有若陆子静,在元则有若吴幼清,盖皆圣学正传,后先一辙,其与前四贤之繁简纡直世必有能辨之者,而俎豆独后,品侪未当,岂所以表先正而示后学哉。苟但知先生之显,而不知先生之微,知先生之用,而不知先生之体,则是见光华者忘日月,覩溟渤者失泉原。而精一无二之指,无怪乎其未究也。此固于先生无所重轻,而祀典之寖混学术之不明,余窃忧之。故因先生之祠成,不避而大书之石庶乎!二三子之从吾游者,可因是而绎思也。敢曰:是足以慰先生之灵也哉。先生名字,爵里,出处,存殁有国史在,祠址、堂宇、祭田、邱亩、文集、板刻、韩尹雅知,治本经画具悉,有附录在,不书。

嘉靖壬子春正月八日赐进士第中顺大夫浙江按察副使奉勅督学前两京吏礼二部郎中后学武进薛应旂撰

 

宋氏先贤祠

宋氏先贤祠座落在商丘县城内中山西三街路南,规模如图。门前左右有石牌坊各一座,又称双牌坊。祠内祀宋纁、宋沾、宋权、宋荦等宋氏先祖遗像及神位。院内有灵皂树一株,(老皂角树)树中心久枯,荫甚婆娑。每至谕祭,族低徊其下兢羡之。然平常年不结实,自雍正以来,每逢乡试年结实,凡结几实吾宋氏族中即登科榜几个。永永不爽,人说:宋氏先公之灵凭焉。

另有神火盆一个,内有铁劈柴三块,三块铁劈柴合在一起,火起旺盛。后被人偷去一块剩余两块不能起火。

其他文人小说家亦有记之者。

 

宋氏先贤祠碑

商丘宋氏,有贤而克大其世者三人。其一为庄敏公,公讳纁,明嘉靖閒成进士,历官大冢宰。逮事穆宗、神宗,方正严毅,以天下风俗为已任,与海忠介瑞,陆庄简光祖,耿恭简定向,赵忠毅南星,鄒忠介元标相善。数公皆一代名臣,江陵枋国时,公不肯俯仰,请告归时,为之语曰:南出海瑞,北出宋纁,其见重如此。起抚保定,历户部尚书,改吏部,万历十九年薨於邸,赐谥庄敏,其功名具载国史。公从子讳沾,万历间以孝廉令福山,故称福山公。令三年卒,官贫不能殓,福民敛钱为治棺,丧归男女负香币昼夜哭送者数千人。给事孙善吉作隋涙碑记。其事后三十年其追赠。制书有曰:循吏之德,更十世不忘。又曰:汝阴神父,和宁慈君,方斯茂出,即其人可知。公位止邑令,年未跻,下寿宜达,而蹇乃大昌於厥子。曰文康公,公讳权,八岁而孤,二十八成进士,崇祯初,历吏、兵、工给事中。伉直敢言,事忤柄臣意,出为山西副使,乞终养归久之,起官三迁至顺天巡抚,受命甫三日,闯贼李自成陷京师。贼将略地至遵化,公仓卒走白羊峪,与故总兵唐钰夜勒兵还袭,斩其将黄锭,尽复太平、喜峰、松棚三屯,诸路攻入遵化,诛伪官十余人,会王师入关,贼遁。公籍所部来归,诏巡抚如故。公曰:国仇复,吾愿毕矣。力请解官,不许。乃抗疏陈三事,其一,首请议崇祯庙号,疏入得报,可士论韪之是,岁顺治元年也。后二年,入为大学士,赞密勿时国家草创,公处满汉间,一切持在体,用清净和平调剂内外,海内驯致乂安,公有力焉。相六年致政归,归年馀薨,赐谥文康。他行能官,阀已上状,史馆太常及详。碑誌中故不具列。列其,概宋子姓,后以国氏,起周历汉,唐宋以来,名公巨卿   史书。而商丘故阏伯之墟,得姓之宗硕大且蕃,实逾他望。而推宋氏之贤者必称三公。故其尸祝在畏壘,俎豆在乡,校其家宜有特祠,顾阙焉者,四十年於兹。今中丞公惄然曰:是惟子疚,乃倡其弟之子起、壆、超、壔共捐宅一区,直可千馀金,撤朽易新,斥其前为门为庑,工费视直而减其半,则中丞公独肩之。倣古同堂,異室之制,中祀庄敏公,左福山公,右文康公。遣次君至,遄归董其役,已乃进门下,士邵长蘅命文其牲石。蘅按古礼,诸侯始封与始为大夫者得为太祖庙,皆百世不迁。郑注曰:虽非别子始爵者,亦然是宗法所由立也。后世宗法虽废,唐宋大臣五品以上皆得立家庙。视官之崇卑,而差次其庙数。宋司马温公,为文潞公作先庙碑记,规制具班班可考。又仁宗时,因宰臣宋庠言,下两制集议,凡始得立庙者,不祧比始封其子,殁别祭於寝,惟身当立庙者,乃祔其主议。最宜於今,亦不悖古,明太祖於品官庙制未遑釐定,弘治未修明会典,仅摭朱子祠堂,制当之阙,略甚矣。故终明之世,大臣无家庙,而望实崇隆者,子孙往往节其家立祠,蓋今之特祠,即古家庙也。中丞公是举可谓合礼。唐宰臣袁滋既立庙京师,元和间以荆南节度使入朝,将作庙碑曰:“必属笃古,而达於词者,乃以属昌黎韩愈”。宋氏家世振於袁,而蘅文不逮,昌黎远甚何敢辱。中丞公诿却立辞让者,再中丞公顾执谦循,礼滋益坚,若忘蘅之为一介者,乃拜手而系以诗。中丞公名荦,於庄敏公为族曾孙,於福山公为冢孙,於文康公为宗子,今方抚吾吴,卓然为时名臣。祠经始於癸酉年二月,落成於十二月。其诗曰:微子之裔宅是邑,商始晦不顾三世。乃昌暨暨庄敏晋,斧几袞迨持入枋。陟黜维允福山旅,丧孤嫠有怆叶历。屯而亨发祥文康,文康祇祇济险出。否楚材晋用钧衡,是倚懿哉三贤遗。休委祉集於中丞,以绩以似瘀伯之墟,垤泽之陂,稽古庙制,廼作新祠。莛楹间间斲之砻之,黝垩有耀唐陈砥,而祠成。肆祀敢荐嘉篚,孝孙之来,孝孙之济,济济懰懰拜,压以肘抡膚,实鼎     羞,豆鱼腊羊胖(判音),钘则有,尊罍勺羃,盎齐元酒,惟是新祠。中丞所考,叶籍承庥嘉,大焘厥后,垤泽之陂,阏伯之墟,有碑嶪嶪,奠於鼁趺,於百其世,勿泐勿渝。毘陵邵长蘅撰。

 

商丘宋氏五门家祠

五门家祠坐落在商丘县城内县隅首东路北,共计房屋八间,大门一间,题额曰宋氏先祠。东院大殿三间,内祀七世祖太学公讳爌之神位,配享者为八世祖讳之塾、之玺、之攻、之型、之保五公神位。又西院小殿一间祀九世祖讳錀、镳、镕三公之神位。

商丘宋氏牌坊

据《商丘县志》康熙四十四年板载:一相贤坊:在商丘旧城东街表微子之宫也。二、微子建学之地坊,在府门左,为微子立。三、柱史坊、少京兆坊、少司徒坊、天官冢宰坊、大中丞坊,以上五坊俱为宋纁立。四、四世一品坊,为宋氏家祠立。五、循良坊,为宋沾立。六节孝坊,为宋沾妻张氏,丁氏,宋渥妻刘氏立。

 

嘉应州宋氏祖祠谱序

世孙扬休敬撰

庙祀尽制,先民有作。颂声特隆,商德孔长。余宋氏系本汤孙,箕裘之绍,讵能盛纪。如璟,则功首广平。均则政神渡虎。郊祁兄弟,一出齐元。功名中之乏人,即诗推学士,才蔚国琛。如之问与纤辈,不亦赫然照人耳目哉。人文奕叶,代垂青史。木本水源同一关心,兹本邑油坑,先世本于嘉应白渡,又先世本于长乐。中镇苗裔生产,嘉镇之后分正多。本源井井,前代之神明可溯。昔之先世,建新恩公祖祠于下洋。亲亲之谊,合省一室。近来孝嗣,建才用公宗祠于州城。亲而愈笃,州镇一家。此固族秀匊轩公邀同就仁、就义公嗣孙以成嘉应州,始城中之宗祠者也。辛已之春,会议重建。照諡位津银,未出银者则无祠分。越明年孟秋,諡秩工峻,基址仍旧,轮兴维新,寝室门堂,卓哉,其巨观焉。左圣居而右文院,前秀水而后金山。人咸谓胜地不常,裁制尽善,后许之人文,其丕振乎。余谓祇以妥先灵。洽宗族耳。蓋自是而寝成孔安,自是而思成有象。自是而且群昭群穆之有光,安必谓人言不中,前人之不克媲美与。

 

宋氏祠谱序

大学士世孙步云敬书

余先世居於长乐下洋,自大承事祖,偕才用公。父子始迁居於程之白渡乡,白渡与镇邑油坑接壤。故余族惟白渡、油坑而乡称蕃。此外而古书坑、小乍、大坪瑶上、东石、更远。而增城、花县、广宁诸处,其地不一,皆自白渡、油坑两乡分而出之者也。在昔长乐之下洋,旧有祖祠一座。凡属始祖新恩公苗裔者实共之,非余才用祖苗裔之所私。雍正七年,族老观我公匊轩公,始率才用祖苗裔,倡建祠於程始城南,其地枕金山,而吞长江,称为最胜,只基址规模微近卑陋,且时甫新创属才用祖出者亦半多离背,越雍正癸丑,易程邑为州,而镇地共隸於州矣。一时诸姓立祠,左李右黄,并创而起。余族修祠入庙之心,亦动泊乎。乾隆辛已,众益欢协以从,即其间,猶有自外,亦不过二十之一,乃集合新旧入祠份者,於是秋更张而崇大之,复涂厥丹艧,以昭式焕,阅明年而祠成。一时视者,咸称曰善,曷善乎尔。或曰此地旧推一方之胜。但昔之卑,不若今之崇,昔之塞,不若今之開,自此乘气受局,科甲蝉联,一善也。或曰过狭则促,过广则空,过朴则陋,过华则靡,州城祠于屡屡格式,概无如此得宜者,一善也。余曰是则然矣。抑我祠之善,不必此也。我祠,固同为才用祖之苗裔所建者也。推而远之,派别支分,不过数代,引而近之,分形联气,猶然一家,非如他祠之世代,渺远无稽者所可同,况昔也。遗业者多今也。自外者少,从此序昭序穆,缀食睦族,倘所谓葛壘根本之庇,不即於斯而寓之也哉。

宋氏祠谱序

祖祠之建,以追远也,以联族也,夫自厥初生民,代远年湮,支分派别,加以兵荒燹火,流离播迁,传之已久,孰从而求之,孰从而辨之,所赖后之人,即耳目所阅历,与父老所传闻,广稽博采,已兼综而联属,复條分而楼柝,虽不能上及三古,而数十世之源,猶可得而识也。我宋氏,自微子迪出,微仲袭封,代有达人。然自汉唐以还,荒远无征,不敢妄为附会,其有可据者,断自长乐之一世祖新恩公。相传原为福建莆田人,因避乱,移居江西瑞金县。又移居广东之长乐,于双村立业焉。迄今尚有坟墓在,确无疑也。二、三、四世,皆有可考,其为我嘉应州及镇平開基之始祖。则为五世之大承事郎公,嘉镇屹分两户,二户在州城南门内,于雍正七年已酉,建立祠堂。历有年所,然规模稍碑而狭,乃合谋而鼎新之,工竣,用写牌谱一函,以便考览。余从而阅之,翻然有感,夫牌者比其类而合之,谱者理其绪而分之也。先人之谥位既明,后嗣之辈数亦彰,且祠之建,原照族议而捐资。列祠之分,亦照牌名而永定。盖族众人繁,日久月长,安必不无紊冒,兹将各房世图内摘出,次第刊列,共计三百二十名,其子孙即得与于祠也。外此则不得与于祠也。如是,方不致上代之名色混淆也,審矣。牌谱之有益于后人也,若是哉。然余猶有说焉,祠所以追远,则祀事不可以不肃,而尊祖敬宗之义在是,且祠又所以联族,则伦纪不可以不敦,而辨名定分之义亦在是,夫然后妥先灵,而承福荫,笃宗族而昭雍睦,有能讲明乎?此者,则于立祠之道庶几矣。牌谱之说,亦云尊之也。

四川三台宗祠谱予曰:

昔年下洋宗祠之建,为义之尽而仁之至也,夫祠建於下洋崇地了,(中镇下洋)

广东嘉应州长乐县洋,平约下洋九县,通族同事,立有祠堂一座,壬山丙向,风吹罗带形,每年祭祀之期八月十五日。在有伏溪都溜沙约黄竹坜,土名庵堂上。

雄云嗣孙下分六房同立祠堂一座,西边月形,祭祀之期,二月春齐集。

十一世福明公自立祠堂一座,壬山丙向,土名官坑,青龙手上有柞子树二株,池塘一口,屋场在池塘下手内。

平阳宋氏宗祠

平阳宋氏宗祠有15座,规模与建筑风格基本上大同小异。本书共收集12座宗祠资料,其中3处仅存基址,4处宗祠在平阳县境外。为了便于查阅,现按各支派的始迁时间先后分列于下。

[岗头前岸宋氏祠堂]  始建于明朝正德十二年(1517),占地面积1130平方米约1.7亩,五开间。1958年“化社化”时,宗祠被毁。1982年,宋氏族人经协商,在岗头前岸杨府庙东,购买原第四生产队仓库拆建宗祠。宗祠占地面积300平方米,砖木结构,平房三间。2004年秋,宋氏后裔宋步文等发动族人集资30多万元,重建宋氏宗祠,历时二年有余。

重建后的岗头前岸宋氏宗祠:坐北朝南,占地面积730平方米,建筑面积300平方米,五开间,高11米,仿明代建筑风格,方形翘檐,雄伟壮观:宇背盖青砖琉璃瓦,宇脊雕塑双龙抢珠,四角翘檐雕塑九兽,栩栩如生。堂内有20根红色杉木立柱分行排列。堂右侧有《宋氏祠堂记》石碑和仿建的《宋氏祠堂记》石碑,中堂后墙有:璟公、之才公、千五公、汉澄公等先祖画像。堂内顶部有五升斗柱头65个,梁坊斗拱饰以精雕彩绘,其中雕刻有金黄色九龙盘顶、画有八仙过海、麻姑献寿等。下有花岗岩地面,青石栏杆及堂前门台,布局错落有致。

宗祠四至:东南临河,西临杨府庙、安乐亭,北面至绿化带。整个环境幽静。

2004年,《宋氏祠堂记》石碑被列为县级保护文物。

[前宋宋氏宗祠]  座落于瑞安云镇前宋。始迁祖宋寿锵,于宋嘉泰间(1201-1205),从瑞安白岩桥迁入,宗祠始建于何年待考。

1994年冬,宋氏后裔宋成昌等倡议筹资重建宗祠,得到全族宗亲的支持,旋即成立筹建宗祠领导小组。在全族宗亲的努力下,于1995年仲春,顺利竣工。

重建后的宗祠,座落于大桥村西岸桥西首,坐北朝南,三开间,占在面积260平方米,建筑面积120平方米。四至:东临河,西靠水稻田;南连晒场,北接水沟、机耕路。

[宋界垟宋氏宗祠]  座落于宋埠镇新界村宋界垟,始迁祖宋霆梅于明万历年间(1573-1620)从榆垟迁入。宗祠始建于1622年,坐北朝南,三开间,占地面积300平方米,因年久失修而毁,2004年春,宋氏后裔集资重建。

新建的宋界垟宋氏宗祠,坐北朝南,占地面积420平方米,建筑面积160平方米,基本上保持原来面貌:有通道、灰坦、门台,四周筑有围墙。

四至:东至大兴寺,西至水稻田;南至大道,北至河道。

[岗头上房宋氏宗祠]  座落于郑楼镇岗上村。始迁祖宋球,于明万历间(1573-1620),从榆垟迁入。宗祠始建于1704年,石、木结构,五开间,坐东北朝西南。1848年扩建两廊及门台,门台前有一对旗杆。扩建后的宗祠,占地面积900平方米。

1983年春,族亲集资、捐工重修宗祠。2002年春,族亲再次集资,扩建为五间二进及门台。砖木结构,鸡头凤尾脊,水泥灰坦。中堂有之才会、大增公、云海公、广一公、广二公画像,门台前设一对石狮子。

扩建后的宗祠,占地面积1200平方米,建筑面积600平方米。四至:左右均接水稻田,前至大道,后临水稻田。

注:岗头七房底宋氏宗祠,始建于1720年,三开间,木石结构,坐东朝西。民国时期拆建为一间,坐西北朝东南。1983年,并入岗头上房宋氏宗祠。

[倪垟宋氏宗祠]  座落于郑楼镇倪垟村。坐南朝北,三开间,占地面积280平方米,建筑面积120平方米。

四至:东靠曾旺始住宅,西接李黄兰住宅;南至大道,北靠河流。

[梅源宋氏宗祠]  座落于七星山落水蛇。建于1983年,三开间,建筑面积50平方米。

[宋家埭宋氏宗祠]  座落于飞云镇宋家埭阶岸花。始祖宋大元,于明万历间(1573-1620),从瑞安白岩桥迁入。宗祠始建于清光绪年间,坐东北,朝西南,1958年被拆除。宋家埭宋氏宗祠重建于1999年冬,占地面积220平方米,建筑面积140平方米。

四至:东靠村变电所,西、南、北均靠道路。

[灵溪宋公纪念馆](三房)  座落于古磉路桥边。始迁祖宋文宇,于顺治间(1644-1661),从岗头七房底迁入。纪念馆始建于清朝,坐东朝西,因年久失修而毁。20045月重建,坐东朝西,占地面积105平方米,建筑面积60平方米。

[塘川宋氏宗祠]  座落于塘川石碧头,原属鸽巢支派。始建于1912年,占地面积22×18(米)。1958年被拆除,现已决定在原址上重建,将于2006年冬开工。

[桥墩大国基宋氏宗祠]  兴建于2003年秋,坐西朝东,三开间,占地面积200平方米,建筑面积100平方米。

[步廊宋氏宗祠]  座落于昆阳镇步廓村。始迁祖宋圣现于康熙间(1662-1722)由榆垟迁入,宗祠始建于1800年,木石结构,三开间,坐东北,朝西南。因年代久远,长年失修,于1958年倒塌。为缅怀先祖恩泽,2003年春,裔孙宋华利、宋华溪等发动族亲,集资15万多元,在该村元宝山下重建,历时3个多月顺利竣工。

步廊宋氏宗祠,坐东北朝西南,占地面积660平方米,建筑面积132平方米,3开间,为砖木结构的仿古建筑风格;红色琉璃瓦,大理石神座,花岗岩台阶,通道两侧为水泥灰坦,前面有门台,门台外有一对石狮子,中堂两旁挂有功言公、之才公、圣现公画像。步廊宗祠与四周景物融为一体,金碧辉煌,壮丽巍峨,气象万千。

宗祠四至:后靠山,前至水稻田,左至老古井和通乡大道,右至上方寺院和银山寺。

[西浦宋氏宗祠]  座落于西浦后岸。始迁祖宋圣介,字良甫,于康熙间(1662-1668),从瑞安县白岩桥迁入,宗祠始建于1935年,五开间,砖木结构,四周筑有围墙。

1959年大办钢铁时被拆除,仅存地基。1994年,族长宋绍滔率全族宗亲在原址上集资重建,经4个多月的努力,西浦宋氏宗祠顺利竣工。

重建的宗祠为三开间,砖木结构,占地面积660平方米,建筑面积234平方米,坐东北朝西南。中堂有功言公、道元公、之才公画像;左右两边分别绘有该宗先祖和宋之才出使金国回朝图和古代戏剧图等。

四至:东至方灶水稻田,西至方贵水稻田,南至贞田水稻田,北至贞田水稻田。

[上降宋氏宗祠座落于后降宋朝章屋后(始建时间失考),三柱两筒砖木结构,建筑面积45平方米,后倒塌。1935年,在上降桥头新建五开间,砖木结构。占地面积324平方米,建筑面积180平方米。解放后,东西各两间由族人朝春、朝德住入(宗祠只剩一间),并于20世纪80年代拆建为私宅。

20062月,首事宋朝南、朝旺、朝庚、朝聪、文骏、文龙、文松、文仕、文枢、文光等发动宗亲集资22万多元,有偿收回3间,拆除重建,于8月竣工。

重建后的宗祠,座北朝南,砖木结构,三开间。占地面积64平方米,建筑面积138米。鸡头凤尾脊,青色琉璃瓦,五升斗柱头,大理石神座,花岗岩大堂,通道两旁水泥灰坦,前有八字型门台,四周有围墙。

宗祠四至:前至上降后河,后至郑卜苗地坦,左至宋章兵房屋和宋文波厂房,右至上降新桥通道。

宋氏祠堂记(石刻,在岗头前岸宋祠内)

明·王瓒

古者自天子至于适土,皆有庙以奉其先,庶人则祭于正寝,上下之间,祭虽有隆杀,而孝思之诚则无二致。我文公朱子著《家礼》,定为祠堂之制,损益时宜,通乎上下。而近世士夫亦鲜能行之,其富室广族或有力而为之者,不过合亲疏于一堂,混照穆于一列,或以支庶而各祭其祖祢,或以有后而袝之为旁亲,是虽非朱子立祠之初意,盖亦胜于莫之能行者也。

宋尚书平阳宋之才之裔,曰千五公,自宋桥迁于  里上游之阴,其族寖大。七传至汉澄暨侄炳恭十四者,克守诗礼之训。一日谋于族众曰:吾祖宗以文献名家,子孙世济其美,可不知所自乎?祠堂之建,诚为缺典,维时昆弟侄孙协共图之,皆出泉布来助。恭十四乃即故宅之西建屋三楹,蔽以外门,垂以两庑,经始于正德丁丑四月十九甲子,讫功于腊月十九庚申。财力虽出于众,而终始其役以补其不足,以为无穷之计者,实恭十四之力也。不惟泉布之捐,惟倍,而且献田三亩以供祀事。其祠之制,一依朱子《家礼》中,一崇祀尚书公、知府公、千五公。尚书、知府实维兄弟,而千五公实知府公派下所生者焉,夫以尚书之忠义,刺史之事业,文献足徵,子孙保之,历数百年,而月子孙祀之,而使不泯焉于无闻,岂非流风馀泽溢于五世之外者乎?此宋氏祠堂异乎近世者也。

呜呼!先王之时,立宗法,严庙制,宗有大小条序之不紊,制有隆杀毫发之莫逾,所以维持人心,匡扶治道。迨乎叔季之世,礼义弛废漫焉,而弗之行,曾未五六传,已藐若涂人之相。视当是时也,有能以义起礼,因祀事崇孝敬,因祠堂以会族人,虽未能尽合古礼,宁不为君子之所取乎?余闻恭十四髫龄丧其父汉隆,哀恸如成人已,有所谓孝心矣。稍长,学于王蛟川、蔡南州之门,又知所谓孝之道矣。事节母黄氏,以孝称。念所娶孔唐山之女未胤,而其弟辅辉者继亡,于是益欲以祠堂之事为已任。奉世父之命以倡族人,其志盖可嘉已。噫!非汉澄无以成恭十四之志,非恭十四又何以倡一族之人以各成其孝哉?

夫以一族之中有贫富强弱之不齐,苟人人提其耳,授以法令,使其不相涣弃,必有不可能者。今也立一祠于此,以为族人会祭之地,疏者可以亲,涣者可以萃,乖者可以和,恶者可以善,则族岂有不睦,而后岂有不兴者耶?《诗》曰:“无念尔祖,聿修厥德。”为宋氏后人尚勖焉,使继后之后人宜亦知堂之所由建,如今之视昔,焉可也,用是寿于金石,俾勿坏。

(录自民国《平阳县志》卷八十二)

 

注:王瓒  永嘉人,字思献,弘治进士,充经筵讲官,后擢礼部侍郎

 

宋氏宗祠碑记

礼君子营宫室,必以宗庙为先,又曰:有田则祭,则知立宗祠,置祭产,所以,尽水源木本之思者至深远也。虽然或有力未遑,或有志未逮,求之贤士大夫,往往难之,况责责茕茕嫠妇乎。我胞兄芳林公,长子字辉之,生平有志於此,而天不假年,遽於道光乙巳冬去世。有一子未及成立,先数月而亡,族中人皆谓,辉之赍志以终,又无子嗣,谁克竟此志者。而孰竟其配吴氏,竟於道光二十七年四月,度地於里之旁,鸠工庀材,独建祠宇,正寝五楹,中为享堂,左右为序燕之所,东西两廊出仪门外,台门屋五间。凡为庖厨,为庋阁,靡不精心致思,阅数月落成,并捐置祭田弍拾畝零,祠中器用皆备焉。於是,邀集族人,议以夫第养斋次子为继子,噫一嫠妇也。上安百世宗祧,下慰九泉志愿,辉之虽无子胜於有子矣。其事其人,均堪不朽,余故识其颠末,勒诸贞珉,以励后之。肯承堂构者是为记。

                           咸丰九年岁次已未清和望日  云书 芙莑 

忠孝堂记

铸山宋氏名族也,先派於东海之安仁里,文献之传久矣。余谒其祠,见所谓忠孝堂者,因考其家乘而得其详矣。夫士之百,行惟孝为先。人臣大节,惟忠为首。古来令子名臣,代不绝人。而或於国步艰难之际,家室沦丧之时,奋不顾身,以殉大难,往往难焉。而况一门之中,忠孝兼备者哉。宋氏自广平公而下,世传忠孝,其彰彰史册者,为有唐巨族厯十四世,忠嘉汝为公与其子若孙,共仕宋朝,以忠孝著节,高宗褒之曰:“一门忠孝,三世同朝,龙章宠锡,谱牒辉煌炳如也”。近代如东村公、孝诚公当靖难之变,父子秉节,忠臣孝子,萃於一门,载在县誌有足多焉。非所谓世传忠孝者欤余观今人家乘,攀援仕宦,附会名贤,曰吾祖即某卿之分派,某相之箕裘,是欲引为家乘光而先灵,且含羞泉壤者所在多有。而宋氏独以忠孝相遗,后先承武,因为之题其祠,曰忠孝堂。是所以彰先人之德,为后世之型者为尤善焉。余因乐而书之,以为后之子孙,登是堂者监焉。

                     乾隆四十六年岁次辛丑余月吉日 赐进士出身地山又谦譔

义广哨宋氏宗祠(云南谱)

位于通海县杨广镇义广哨村内的宋氏宗祠,座南朝北,背靠长年青翠的义广哨山,面向波光粼粼的杞麓湖。宗祠始建于清代嘉庆年间,清末竣工,占地2300m2,属明代风格,清代建筑。它是目前玉溪市各县的寺、庙、宗祠中保留比较完整的古建筑之一。从布局到建筑设计以及文化内涵均首屈一指。

宗祠分为上殿、下殿、东西厢房,四个静室,一个花园,成为八天井四合院正府式建筑。宗祠及内部的天井、上、下殿的长宽比接近黄金分割比。上、下殿高差1米。大殿举架高峻,翼角起翘显著,古朴典雅,飞檐翘角,按明代风格建造。进入院内,有心旷神怡,赏心悦目的感觉。

宗祠建筑所用石料全部为细劈的青石料,做工精湛,精美绝伦,特别是上殿的三条白玉石门坎,每条四米,在各地宗祠中极为罕见,堪称一绝。

屋架结构严谨,圆木全部采用嗑松,用料较大,制作精细。上下殿的檐口,雕梁画栋,镂空透雕,技艺精湛。18扇格子门做工、雕工极为考究,大殿内部神龛所有木料都经土漆油刷,精工雕刻,金碧辉煌,格调高雅。

义广哨宋氏宗祠上殿有明朝万历年间沐国公题书赐予宋宗奉的“功宏明国”贴金大匾及“文魁”、“亚魁”三大匾;下殿有宋大寅于清朝嘉庆24年中二甲21名进士的“进士”匾一块,匾下有宋氏宗谱中的“祖训十条”和“族规十则”,保留非常完整。受损坏的“宋氏宗祠”“亚魁”“南宫涯望”、“源远流长”“德厚传家”等匾额已由宋氏裔孙雕刻按原位就挂。宗祠内上、下殿中分别有内容围绕“祖德”、“祖训”的十六对长联。

明清时期,滇南至昆明、南京、北京的官道均需由宗祠前通过;上昆、上京赶考的文人墨士及路过的官宦名流在宗祠书写了40多对楹联和10多块名匾,为后人留下了很多宝贵的墨迹。至今,一些名联在通海、江川、华宁的宋氏子孙中都能背诵。

历经200余年历史变迁,1952年的土地改革中,通海宋氏宗祠和到具有较高文化修养的土改工作队队长李康等仁人志士的保护,没有分户入住。虽然“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但总体保存还较为完整。近10年来,义广哨宋氏后裔为宗祠修复历尽艰辛、几经周折,在江川、华宁、红塔区等宋氏后裔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参与下,筹积资金28万元,于上殿的神龛内安置了始祖微子启、先祖宋璟等牌位;拆除了文革时期与上殿搭建在一起的戏台,展露了原来上殿的石阶;修建了天井两侧的花台;种植了象征欣欣向荣、花开富贵的云南山茶两棵、四季金桂、银桂各一棵;改建了下殿东西两边的厨房;购置了110多套桌凳及餐具;新建盖了卫生间。宋氏宗祠由于历史悠久,设计建造考究,文化底蕴浓厚,2004年被定为县文物保护单位,现正在申报市级文物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景阳公祠堂碑记

天运洪开大明一统之基,皇恩浩荡均沾大有之荣,世道昌隆,华夷胥庆。我祖景阳公封太尉侯,谥忠诚,字景阳,名发晟,籍贯北真定府真定州人。奉命镇楚勅封武昌都总管招武大将军。为唐时之名将,佐宋代之良臣,统督精兵,南征北伐,讨东战西,追封柱国勋臣。历守黔阳,祖源一脉,派衍同功。当天唐时之时坚,守孤城扫荡妖氛,忠贯日月,节比松篁,挽乾坤于再造,扶大厦以边疆,特赠前职,经纬辉煌,名声赫濯,此祖盛概也。

恭逢太祖高皇帝龙尊五位,虎拜九重,四海宴安,万邦咸服,推山拔海,纳士称臣,海外诸邦拱手入贡。当斯时也,吾祖与黑神都总管显威灵于鄱阳湖中,凑大兵于北沟河内,扶大驾而登玉鸾,授金章而颁赐命。巍巍庙貌,凛凛威容,八族宝封,万年茅土。嗣君大人宣尉贵阳,一则安抚新添、葛蛮,一则安抚草塘,次则同知麻哈 ,再则贵竺,大小平伐,密纳等长官司,分居各处。故曰:草木之有要也而能盛,江河之有源也而能润。根本固所以枝叶茂,源头深所以流远长。几乎几乎,官目各守疆界,传之历代而无穷焉。正所谓武昌高祖积善之所至也。自设祠之后,春秋二季,糜有缺焉,凡遇旱魃为殃,祷之则雨,边夷为乱,叩之则灵,斯诚生着奇猷,归神丕显,功莫大于此矣,是以祖祠及后世者记。                                   

                                           成化十三年三月吉日立

渔父祠

在湖南省桃园县,城关镇渔父村,为纪念宋教仁,民国十八年(1929年)由南洋华桥捐资建成。祠为砖木结构,青砖墙,小青瓦,硬山顶,二层三开间,中为大厅,厅内曾举办过宋教仁事迹展览。

夏岚南宋氏·《祠堂记》

本固者叶必茂,源遥者流定长;儿孙享祀祖有所方可崇本而后昆昌。溯宋氏始祖,乃商王帝乙之长子、周代宋开国之君,迄今已有三千零五十年,传百代上下。岚南宋氏先祖历尽艰辛、开基创业,却因屡遭海潮席卷丁世兵燹等天灾人祸,所撰族谱、所建宗庙均荡然无存。

九十八世孙春泸兄弟幼年贫苦,仅有初小文化,然凭其聪慧,乘改革开放之风,勤劳拼搏走上致富之路,也想回馈先祖庇祐之恩。他叨念:古之开国承家者,惟吉之求。本支列祖垂恩深厚,而秋霖、春露却无寝庙,何以妥先灵?众宗亲也久有在祖宗地上构筑祠堂的愿望。於是在众宗亲的全力支持下,由春贵、国良负责管理,于2001年八月开工建祠,十一月竣工,春泸兄弟承担了全部的建祠费用,共计人民币壹拾捌万元整。祠堂面宽13米、深15米、高5米,周围尚有场地800多平方米。祠堂坐北朝南:南濒大海,有观音相祐,财丁必昌;北枕村道,成才致富之路永通畅;东临老居地,常恩先祖之恩、宗亲之情;西倚南渡河之大堤,能居安思危, 永葆家道昌盛、世道昇平。祠堂主祀马宁公、配祀才富、宏泰、宏猷、宏秀等诸祖考妣,开光之日,安苗、北营、卜枞、卜仁里、大埔南、符村、扶柳、后坑、纪家、宋村、题桥、洋青等地宋氏宗亲均派代表庆贺。

春泸兄弟明示:祠堂是岚南宋氏全宗公产,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据为已有。宗亲共议:平日祭祀当遵惯例;五年一大祭,全宗参加;自2006年开始,每年祭祀、日常管理、修缮等款项由全宗男丁平均负担,并于农历八月底前缴交;祠堂内外亦需锦上添花,企望已致富宗亲捐建相关项目,祠堂将刻石永志。其它相关事宜另议。

祠堂落成,上耀祖德,丕振家声;下著地灵,咸称人杰。后世子孙毋忘水源木本之思!是为记并植榕种竹表情谊。

莆田学院·宋国强

2006225

北营村宋氏·宗祠

北营村宋氏族人向来“敬宗追远”、“敦亲睦族”,对姓氏源流文化研究活动充满关爱和支持。

修建《宋氏宗祠》

中华民族有着“尊祖睦族”,爱家爱国的优良传统。1988年,全村族人议决修建《宋氏宗祠》,祠址选在三房第八生产队队宅谷庭。此后,族贤国珠、国臻、国典、国贤、国泰、春树、春学、春爱、春英、春道、春利、春满、孔惠、孔怀、孔交、孔安等一直为建祠奔波:先是在三房八队队宅设临时祠堂,奉祀先祖。再是筹措建祠资金,全族338人,以及岚南村的23位宋氏宗亲,平均每位捐款263.60元,还得处理与建祠有关的种种事宜。在全族宗亲的全力支持下,宗祠于1994年十一月开工建设,至1995年六月竣工。



百家姓友链: ·家谱档案馆·查姓宗亲网·家谱网·微家族·查氏网·华夏贾氏网·宋氏北京网·齐鲁宋氏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