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排行
  宋氏的繁衍、迁徙与分布
  商丘宋氏家乘 二十卷
  宋氏宗亲经
  宋氏京兆堂
  福建莆田宋氏宗祠
  宗 祠
  功德榜(1)
  宋氏源流及伊川宋氏
  宋襄公陵园
  微子祠
商丘微子文化研究会
联系电话:
+86-0370-3318752
联系手机
+86-13703700035
联系地址:
河南省商丘市古城
在线QQ:
2221313452
邮     箱:
2221313452@qq.com
网     址:
http://www.ssyjzh.com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论文

宋伯鲁书阻康有为卧龙寺换经辨析

 宋伯鲁书阻康有为卧龙寺换经辨析

孙   迟
2011年10月14日
 
近来搜集关于宋伯鲁的史料时,曾见《海棠仙馆文集》手稿卷七中有《与康更生书》:“更生我兄先生道鉴:昨日厚扰,谢谢!顷闻外间轰传卧龙寺换经一事,将起绝大交涉。窃思我公德高望重,辞受取与之间丝毫不苟,弟知之熟矣!卧龙寺残经,榆档流传,历祀数百,秦人视之,有若求图。一旦闻公辇去,自然不悦,群起而争,势所必至。吾兄此次来秦,莫不仰叹,以为千载一时。若因此小节,使人得议其后,不特与风德有亏,且使兼座又何以为情耶?拟请即刻发还,以息浮言,庶化堆垛为烟云,而日月之更,莫不仰望着矣!冒昧上言,务希嘉纳。临笺无任惊慌之至:弟宋伯鲁。”
    手稿系线装成册的有格稿纸本,竖行,真行书。字迹娟好,墨色如新,不但有很高的史料价值,而且是难得的书法珍品。得此件原稿,关于卧龙寺换经一事的传说可以证实,而传说中的谬误部分,亦可得纠正。
一、   康有为西安之行
康有为原名祖诒,字更生,号长素。广东南海人,故亦名康南海。清光绪乙未进士,戊戌变法的首领人物。变法失败后出亡日本,归国后创保皇会,维护帝制,并积极参与宣统皇帝的复辟活动,与孙中山领导的国民革命推翻满清封建统治的进步主张相对抗。民国十六年(1927)卒。
按康有为晚年的政治生涯,在社会公论和革命同仁心目中,已是声名狼藉。但因其有戊戌变法的光荣历史和在国学著述、书法研究等方面的建树,故“天下名士”的桂冠,经久未衰。特别是在满清遗老和旧军阀中间,仍有很大的影响。时人或称之为“康圣人”、“康夫子”等。1924年春,他作为当时陕西省督军兼省长刘镇华的贵客,从洛阳来到西安。西安城内热闹一时的俎饯迎送活动,在长安街头,邻近县乡成了街谈巷议的新闻话题。与此同时,这位“康圣人”的行踪,却留下了不光彩的传闻,竟酿成了一段社会公案。
二、   卧龙寺换经的经过
西安是历史上十二朝建都之地,周、秦、汉、唐等盛代的文物遗存十分丰富。以风雅人物自居的康有为,既是大军阀刘镇华的座上客,也是旧文人宴会联吟、书墨题赠的活跃人物。多年盛誉的维新派代表人物有“南康北刘”,今“南康”北上到陕西,自然也要采访已故的“北刘”,即咸阳刘古愚先生。此外,就是要领略长安歌舞旧日繁华的风貌,而搜集历史文物才是这位风雅“高士”的真正目的。
卧龙寺在西安南郊,当康有为得知该寺藏有宋时(1127——1279)所刻《大藏经》残卷,便高车快马地出现在寺院内,索揽残经,爱不释手,遂起攫为己有之念。他以借读为由,把残经携回下榻之处,后来却用另外的经卷“掉包”送还该寺。寺僧虽不敢不受,但也不能密不透风。如此掩耳盗铃之事,很快地声传于长安街头,一时舆论哗然,从此流传下来康有为卧龙寺换经的故事。
三、   宋伯鲁阻止换经的传闻
康有为换经的“掉包”计,激起了西安各界的不满,西安人决心要保护地方的瑰宝,便有人商请宋伯鲁出面阻止。宋与康在戊戌变法中有深交,当然有陪宴偕游之机,当面交涉也很方便。于是,在康有为临行前,刘镇华为之饯行,宋陪康饯饮中,口诵“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一联,问康曰:“此联称天下第一名联,未知确否”?这一问指痛了康的暗疤处。康闻言面红耳赤,吱吱唔唔,遂“顾左右而言他”。
康有为的暗疤是什么呢?原来,宋所口诵之联乃五代末至宋代初期隐居华山的陈抟所书,真迹由清末书法家李梅庵所珍藏。康有为研究书法,极力提倡北碑,到处搜求名碑古帖,曾将李氏所珍藏陈抟真迹借去,据为己有,李家费尽周折,方始讨回。这件事在当时上流社会中知之者颇多,“康圣人”有此丑闻,所以成为暗疤。宋伯鲁为了阻止康有为换经,不好措词,当众人之面又不好明言,因借此事点到为止,不敢致其十分难堪。康有为的隐私被点破,已知换经一事败露,只得着人把原经送还卧龙寺。
四、传闻中的谬误
宋伯鲁《与康更生书》曰:“顷闻外间轰传卧龙寺换经一事”云云。此处着一“轰”字,点明了事态的严重性;着一“换”字,表明了康有为是“掉包”,不是豪夺而是巧取。因此,传闻所说,从卧龙寺借去,不打算归还并准备带走,显然是不准确的。借而不还可赖为未还,以桃代李是暗换,说明已构成事实。宋伯鲁文章经世,其用词遣字必然有考究,故曰传闻为误。
宋给康的信中提到了“昨日厚扰”,分明与传闻刘镇华为康饯行请宋作陪不同,应该是康临行告别,宋氏应邀而饯饮,因有此饯饮,乃得借题发挥之机,至于用陈抟名联点到康的痛处的佳话,却别无佐证。虽无佐证,但却合乎时间、空间和人物之间的关系、身份。出于大学问人之间的评事论理,往往引经据典,包括巧用对方的话或事,旁敲侧击,即所谓“高深莫测”,故而说是完全可能的事。如果说是穿凿附会的话,发生在宋和康之间也无懈可击。另如传闻所说,宋对康进一步穷追不舍,直迫康曰:“刘备借荆州之戏不能再演了”云云,则失之浅露,与当时场合宋、康的身份不符,故为不可信。《与康更生书》曰:“窃思我公德高望重,辞受取与之间丝毫不苟”。恭维之中暗含讽刺。又曰:“若因此小节,使人得议其后,不特与风德有亏,且使兼座又何以为情耶!”如此含蓄的批评,与传闻中的席间借题发挥相合,而与“借荆州”之喻则大相径庭。故曰得宋与康之信稿,纠正了传闻之谬。
五、题外一点旁证
对于康有为卧龙寺换经的传闻,知之者甚众,我也早有风闻,联系幼时的记忆,对康之所为亦深信不疑。曾记得我父早年对我说过“康圣人”的事。康来西安后,曾去咸阳北原刘古愚的家,又北上唐太宗昭陵,然后从礼泉南下兴平。途中曾在花花庙寨子的古庙停留。途经我村东城外大庙旁时,观赏了铁蘸炉,又在大庙内顺手带走了无量佛莲台上的铜香炉。该香炉是圆形、三足、有双耳,按说应是一只“大明宣德炉”。数十年来记忆犹新,每提及“康圣人”时,我即刻回忆起这件事。因此,我得到宋伯鲁给康有为的信稿后,联系记忆和传闻,感慨颇深,附填词一首志之。
调寄《乌夜啼》
盛誉当年壮举,
尴尬晚来丑行。
             传言“换经”风雅士,
             贪惘苦经营。
 
漫许文章千古,
空有书法擅名。
             若是学问成货贿,
             值比半炉铜。
 
        1981年暑日于礼泉·孙迟先生方志作品选录
            原载1981年《挚友》


百家姓友链: ·家谱档案馆·查姓宗亲网·家谱网·微家族·查氏网·华夏贾氏网·宋氏北京网·齐鲁宋氏文化网